间桐之音

这里以后大概只放翻唱的歌了,各位要看文去找我小号:斐林试剂要xing配xing用
之前为了看文关注的朋友可以取关了( '▿ ' )

勉强画完……

谁知道这么快检查啊!咔酱还没画完(虽说班任也不想画,咔酱的位置就用来写字了。)有点蒙,到时候再在评论发个重拍的链接

字什么的看不清别管了……

板报——我的英雄学院

p1板报,p2原图由于时间很紧画得不像,图有些不清晰请见谅。下周画完,轰君有点缩水没有继续画了,咔酱可能不画。原因如下:我们要在后面找一块位置贴班上同学想考大学的喷画,可能会遮住咔酱,我也很心疼。主题是奔向高三,班主任看了图之后也不太希望我画咔酱来着(´°̥̥̥̥̥̥̥̥ω°̥̥̥̥̥̥̥̥`)

(班主任你这样我会叫你老婆来治你的哦!)
只打两个tag,画完再打人物tag

高考应援。
(本来只是画画玩玩结果人学校一说:高二每个班都要给高三写些鼓励的话,用个盒子装起来,然后就被拿上去当装饰用了……)
p1是尼禄,p2是性转焦冻子,都是草稿你们凑合着看吧(´°̥̥̥̥̥̥̥̥ω°̥̥̥̥̥̥̥̥`)

尼禄:余的祝福,只在今年六月有效哦!

轰焦冻的那句祝福是我瞎写的,而且本来打算撸棵樱花树所以左手有些不协调请见谅(鞠躬)




其实脑内有一万字的轰性转后和绿谷之间的互动……私心想让轰和咔酱性转然后看到一出喜闻乐见的我英相簿(划)mha,请原谅我玩galgame玩多了成了个死肥宅满脑子只想着老婆和可爱的男孩子_(:з」∠)_

看了hf线,果然是fate 环大陆上映啊,真的好看,好看到哭(´°̥̥̥̥̥̥̥̥ω°̥̥̥̥̥̥̥̥`)我樱是真的真的……

对不起我说不下去了。我知道后面的剧情真的让人心疼,我也是玩了一次游戏后再也不敢玩第二次,太让人心疼了。

不管怎么说,fsn的这部剧场版是真的非常优秀,制作也好剧情也好,都十分的完美!

等我嗓子好了一定要献给樱花之呗,不管唱得好不好都算是我的心意了!请一定要接下、并且一定要等着我啊樱!

我只做樱一人的正义的伙伴!

【胜出】恋爱的道路上总会有的小障碍

喉咙发炎引起发烧被校方遣返回家由于不能发出声音只能用手机和家里人以及医生对话的产物。说实话啊,我只是觉得这个梗很适合胜出这对cp,所以甜度不够也别打我,如果执意要砍我的话指路→佛山市三医(市脑科专科),本人在213号病房等着( '▿ ' )


1.绿谷被卷入一场意外事故而中了不能说话的个性,经检测大概需要花一两天的样子才能好,于是只能通过手机与大家交谈。
2.ooc严重,看到一半难以接受的话请点X
3.私心给了我老婆轰很多戏份,并且让他当了助攻。没办法啊,谁让轰是我的啊(发出基督山伯爵般的笑声)
4.请不要吐槽一个以语文为最难学科的理科生的文笔

如果能接受的话

↓↓↓↓↓





»»»»»»»»»»»»»»»»»»»»»»»»»»»»»»»»

1

“我再说一遍,由于绿谷出久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受伤,现在不能说话了,为了不耽误功课还是把他带回来上课。你们要好好照顾他啊!”复原女郎用木杖狠狠地在地板上敲了一下。

“大概就是这样,”相泽老师仍然用他无精打采的声音对班上的人说,似乎根本就没有这回事一样。“绿谷回到座位上,接下来开始今天的早班会……”

绿谷拉开桌位后坐下来,就感觉到了一股灼人的视线——

是小胜啦……

绿谷出久低着头不敢去看前方的爆豪胜己,怕是一对上视线:
BE1:被瞪一眼然后班会结束后被揪着领子拖到天台盘问后炸翻
BE2:由于极度不爽现在就发动个性虽然有50%被相泽老师制止不过即使现在被制止了在班会结束后仍然拖到天台盘问随后仍然被炸翻

但是不知道小胜现在的心情的话很难想出对策啊,要怎么办啊,是要等他不注意我的时候在观察吗,还是说一直保持这个状态到班会结束呢,可是一言不发会不会让小胜更加生气呢?这么看来无论是选哪个前方都是地狱啊,那又该怎么办呢?小胜出手时我能挡住吗,而且上次他经常使用右手的信息已经被我知道了那么这次会不会……

正当绿谷出久在思考着自己的后路时,轰焦冻突然走过来,一出声把正在沉思的绿谷吓得整个人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绿谷……?怎么了?”轰微微侧着脑袋望着他,问道,“我有些问题想问你,刚刚是在想着什么吗?”

“……”绿谷出久在那一时刻忘了自己不能说话的状态,只好在空中瞎比划,轰看得满脸问号。

“啧、”爆豪胜己从座位上站起来,掏出手机就往绿谷怀里扔,“喂!废久,连手机都不会用吗!笨蛋!”

然后双手环起坐回座位上,不再向两人看去。

原来还有第三个选项啊……谢谢你,轰大人!

看见绿谷出久一副感动得快要落泪表情,轰依旧是满脸问号。

2

看着绿谷和轰谈得十分融洽的样子,爆豪双手插着裤带离开了课室,上到天台。

然后他的第一件事就是一脚踹向旁边的垃圾桶,幸好垃圾桶是空的,在划出有半个绿谷的身高的高度后落下,滚了几圈,发出吱呀吱呀的呻吟。

可恶——!臭久还有那个阴阳脸一副关系很好的样子!都给我去死啊混蛋!

爆豪胜己左手化掌右手握拳以拳击掌并发动个性,眼角上吊得快要顶到眉毛了。

给我等着,阴阳脸、臭久——!!!

“啊嚏——!”

“啊嚏——!”

绿谷和轰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喷嚏,轰感到很奇怪,自己今天身体没什么毛病啊。

“话说回来,绿谷,刚刚爆豪似乎是很生气地出了教室了。怎么了吗?”

绿谷出久低着头在手机上打出一行字:
我不清楚,今天他似乎蛮生气的样子……

然而,就在轰正在阅读这句话时,一个词语却突然从绿谷的脑袋里蹦出来:

吃醋。

NO!!!!!!!!
小胜不会以为轰君是专门来找我的吧——!

轰抬起头看见了原本正常的绿谷出久现在正单手扶着脑袋,露出一副惆怅的表情,这个转换使得轰今天早上第三次打出疑问号。

3

正在专心致志解决面前的荞麦面的轰,手臂被人突然狠狠拧了一把。

“唔……怎么了爆豪。”轰抬头看见爆豪胜己抓着他的手机往身后一指,轰朝着爆豪胜己指的方向看去——是打菜区。

“抱歉,爆豪,我不用加餐。”

爆豪胜己扯着轰的手臂拖走,“少废话给老子过来就是了!”

轰还没来得及向绿谷等众人说完“失陪了”就被拖走了。

见到这一幕绿谷差点留下眼泪:

啊啊、完了,小胜和轰君这是要在学校开打吗……

绿谷出久赶紧掏出手机点开与爆豪胜己的对话框拼命打字,连饭也顾不上吃了。

回望爆豪和轰这边,轰被爆豪扯到没有人的一处角落后又被揪起领子:“突然怎么了爆……”

“你这个阴阳脸,和臭久的关系还真是好啊——!啊?!”

“……我不是很懂……什么意思?”

“啧、”爆豪头上又暴起一个青筋,左手发动了个性引起一场小型爆炸,“我说啊——你他  妈的到底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

“?”轰疑惑×4

“跟臭久一副关系很好的样子——!是想干什么啊!”

轰歪着脑袋思考了好久,才开口:“……可是,怎么看来都是你们关系更好的样子。”

“呃?”爆豪胜己愣在原地,整个面部表情都僵了。

“你们总是在下课的时候坐在一起啊,还有最近你们也是放学了一起走的,不是这样子的吗?”

“按理来说是你和绿谷的关系更好啊,而且大家好像都是这么认为的。”

“哈?!”

“如果是早上的事情的话,我只是想问问绿谷关于英语的问题……嗯?爆豪,为什么脸这么红?不舒服吗?”

愣了半天的爆豪胜己才缓过来,“啧——没你事了滚吧!”

轰今天疑惑×5

4

轰回到座位上,只剩下吃得比较慢的日丽和吃到一半因为爆豪胜己突然把轰拖走担心得吃不下饭仍然在一个劲地打字的绿谷。

“绿谷,还不吃吗?”

“!”绿谷听见轰的声音后快速打出几个字:怎么样了轰君!没与爆豪打起来吧?

“没有,只是被问了一些问题。”

“没打起来实在是太好了,出久(DEKU)君担心了好久呢!”丽日御茶子望着绿谷露出放心的笑容,对轰说道,绿谷也在一旁点点头。

“是吗。”轰看着眼前的荞麦面,突然说道:“绿谷,你和爆豪是有什么误会吗?”

“?   !”绿谷的后脑勺突然被重重地拍了一下,就在脸差点要埋在饭里时,又被人扯住领子避免了绿谷要再去打一次饭和去洗脸的麻烦。

“呜啊啊啊出久(DEKU)君!没事吧!”后知后觉的御茶子叫着。

5

爆豪胜己在拍了绿谷后脑勺后才掏出手机来看,讯息一栏显示了11条信息通知,不用想都知道是那个家伙发的。

“啧。”爆豪胜己输入着:吃完饭给老子上天台去废久!

然后把手机揣进裤带,走上天台。

然而他的这一举动还是把绿谷吓坏了,绿谷又不能吃饭了。

“绿谷?是担心爆豪的事吗?”

绿谷点点头,掏出手机输入着:说起来,轰君刚刚被问了什么问题呢?

轰微微抬起头回忆:“好像是问我关于早上找你问英语问题的事。”

绿谷一副“果然如此啊”的表情,继续专注于自己的饭菜。

“……绿谷,我觉得你还是找一下爆豪比较好。”

“?”

为什么这么说?
绿谷问道。

“因为,爆豪很关心你的样子。”

6

绿谷出久还是来到了天台。

爆豪双手换着背后的栏杆,一脸不快地看着他。

“慢死了!废久!”

绿谷慌张地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给爆豪:我只是吃饭慢了点……

“午休现在只剩下二十分钟了我他  妈  的能和你说什么啊废久!”

非常抱歉……
爆豪胜己看了一眼手机,左手拍了拍身旁的墙壁:“过来。”

绿谷先是浑身打了个抖,然后慢慢地挪动脚步。

“快点啊废久!”爆豪胜己发动了个性。

绿谷最终还是站在了爆豪身边,见身旁的人乖乖听话,爆豪胜己心情好了一点,于是问道:“喂,废久,为什么不和我说你中了那种个性的事?”

“不应该早点和我说吗?”

面对竹马的质问,绿谷低下了头,手指不停地摩挲着手机外壳。

“喂!不能说话不代表你不能告诉我你的回答啊废久!手机是用来干嘛的!”

绿谷犹豫了一阵,最终还是缓缓地打出几个字:
我……不想让小胜担心……

“这算什么啊,就为了这个?”

虽然在小胜看来,我或许是太多愁善感了吧,但是我在平常一直受到小胜的照顾,在告白时小胜能接受我我已经非常开心了,所以我不想让小胜担心,不想让小胜为这点小事操心了。
爆豪正疑惑着绿谷为什么要打这么久,正要凑过头去看时,手机发出了提示音。

“什么嘛。”

看完了绿谷这段话后,爆豪胜己拍了拍绿谷出久的背。

“所以说你是废久啊!”

7

轰发现两人从午休后的关系更好了。

虽然没有绿谷的声音,但是两人谈得还是很融洽,仿佛今早的那个随时会爆炸的爆豪彻底不见了一样。

“啊?废久你连这么简单的东西都不会吗!”

啊……刚刚才……

没办法啊。
绿谷出久输入着:
谁让我是废久呢!

绿谷对爆豪胜己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请允许我收回刚刚的话。

轰叹了口气,翻开了数学练习册。

end

ps:其实我很惆怅要不要打上轰焦冻这个tag,如果有妹子觉得我占tag请告诉我,我会删除。

画完了( '▿ ' )
狂三和尼禄陛下!

ps:只有画是我画,字是班上dalao写的,由于是三个人写所以风格会不同。背景是没时间画所以直接泼颜料了,别喷。

【爆轰】轮回(记梗)

占如果觉得打搅你们了的话告诉我删了。

▲你必须要看的
1.原作背景,剧情雷人,错字特多
2.这篇文如果真要写的话,你会发现爆轰其实不是主角,真正的主角是某个可怜又可爱的萝莉,就和fe的tv版里的爱丽丝一样。
3.我废话多,第一部分是已经码了一点点1%不到的内容,第二部分是大致内容,如果你们感兴趣的话和我谈谈吧,我或许……高考完后来写着玩玩?(ps:我tm高考明年)

△梗来源
fe第6   7话后突发奇想:如果爆豪胜己和轰焦冻在成为英雄之后,陷入一场无限轮回的游戏中会怎么样呢?喜爱童话,并且拥有“吃掉”[吸收]个性的少女,在很久没有见到哥哥时,发现了和自己哥哥长的很像的轰焦冻时会咋样。爆豪胜己会气成啥样什么的真棒!

看来我得心已经扭曲得和敌联盟的朋友们差不多了。

放出一小段已经码好的,让你们看看我被那个奈绪蘑菇虐成zz后写的垃圾。

↓↓↓↓↓↓






»»»»»»»»»»
Alice


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呢?

这样的我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变化、变化、变化、变化、变化。

这样子,一遍又一遍的改变自己的性质。

我还算得上是生物吗?

我还算得上是人类吗?

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这个坏掉的我。

肚子又饿了,可是不想再吃[吸收]那些东西了。

上上上上上次吃掉的是一个酒瓶,状态良好。

上上上上次吃掉的是一把匕首,状态还可以。

上上上次吃掉的是一把大剪刀,啊……想起以前好痛好痛的感觉了。

上上次吃掉的是花园里那棵樱桃树,然后感觉自己长高了好多好多。

上次吃掉了■■■■。

然后变回来了。

可是肚子又饿了,这一次要吃什么呢?

可是好累好累啊。

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哥哥还不回来吗?

书已经看了一百零五遍了,可是哥哥还是没有回来。

怎么办呢?要吃掉什么吗?

——

手指感觉到了不友好的家伙闯进了茶会。

兔子先生都从座位上摔下来了。

真是的——!

请不要在我作出决定的时候来打搅我啦——!

不只是我,兔子先生、柴郡猫先生、疯帽子先生都会不开心的!

大家都会不开心的!

不要打搅我啊!

我很生气哦!现在我很生气!所以我决定要吃掉你们!

»»»»»»»»»»

银发的少女跳下椅子,走到长桌的对面,把白色的兔子玩偶抱在怀里,然后小跑着离开了长桌。

黑暗里只有“踏哒踏哒”皮鞋敲击地面的声音,然后慢慢变小,最终什么也听不见了。

»»»»»»»»»»

成为恋人这件事,除了安德瓦外,轰焦冻和爆豪胜己两人家里的人都知道,还有以前班上的同学和两人所在事务所的负责人而已。

英雄那么多,有同性恋不奇怪。

可问题就在两人的人气自成为职业英雄后呈指数型增长,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女性粉丝。

然后还有两人有时有点亲密的行为一定要想办法掩盖,甚至要让别人看上去是两个冤家见面的感觉。

简直叫人头大加头疼。

“啊啊啊……”穿着西装的年轻青年,作为这家事务所新聘请的负责人助手,取下眼镜后整个人往后躺下,并且抬起一只手遮住眼睛。“前辈还真是厉害啊……如果是我的话肯定会暴露的。”

消沉了好一会儿,他突然坐起来,戴上眼镜,把办公桌旁边的文件夹打开。

那是刚刚警局送来的东西,他还没有看过。

现在他不想再去想那两个麻烦家伙的事了,他打开文件夹,拿出了里面的文件,同时喝了一小口咖啡。

»»»»»»»»»

“事发突然,而且比较严重,所以我们先找的是您,爆杀王先生。”

爆豪胜己此时两手搭在椅子上,翘着条二郎腿,一脸不快地看着负责人。

这几年来他也逐渐会收敛一下自己的暴脾气,不过那种脾气也不是说消就消的。你就算抓来目前英雄排名前十的哪一个英雄,不说了就拿现No.1英雄绿谷出久都要小心翼翼地和他说话。

周围还经常有人传言说他俩是青梅竹马……

咋差距就这么大呢……

负责人咳了一声,然后拿出一张纸,开始看上面的内容,然后在大脑里盘算着怎么简洁地跟爆豪胜己说才好。

»»»»»»»»»»

“总地来说就是有一位英雄失踪了。现场有战斗过的痕迹,相关学者在结合这位英雄的资料和现场后判断极有可能是敌人所为。”

这个年轻的助手把文件递给轰焦冻,“详细信息就在这里,如果还有什么疑问的话可以问我。”

轰焦冻取下了回形针,这一次任务的相关信息有些多,以至于回形针都变形了。轰焦冻压了压这个可怜的回形针,变不回原来的形状,于是只好抓在手心,开始阅读此次任务的资料。




今晚吃小鸡炖蘑菇,文下辈子补完( '▿ ' )

这里还有主要内容解释:

Alice就是一开始问自己存在的人。她的个性十分危险,因为是吸收的个性,首个受到伤害的是她的父母,在个性觉醒的时候,因为个性失控Alice把父母[吸收]了,但是Alice从此变得很自责,她的哥哥带她去医院对她进行心理治疗,最终只有催眠有用,于是只好把她的记忆篡改了:她和哥哥一直相依为命,父母早就抛弃了他们。她没有个性,但是哥哥拥有[冰]的个性,是一名英雄。哥哥作为英雄也有蛮长一段时间后,Alice的个性还是被她察觉了,哥哥只好把她带到郊外的别墅里,希望能通过远离人群来减少她对外界的感知,同时不断隐藏她对个性的感知。但是最终还是失败了,Alice察觉到了自己的个性,感觉自己遭到了哥哥的背叛,然后个性失控了。然而她的个性不只是[吸收],还有[释放],将她吸收过的东西释放出来,她当时释放的是剪刀,所以出现了战斗的痕迹。最后因为哥哥的感情和Alice的完全失控,她不小心杀死了她的哥哥,同时将其[吸收]了。
当知道Alice的哥哥失踪后已经是Alice把他[吸收]了一周后了,Alice知道自己的哥哥从来都不会超过一周来看她的。就在她感情波动不断激烈时轰焦冻正好来了,和Alice的哥哥拥有相似个性的轰很快获得了Alice的信任,但是他也很快发现了其中的真相,在指出真相后爆豪胜己的加入让Alice感到了背叛的感觉,她发动了最初吸收了的父母的个性,并且加大了威力,使得他们回到了一切的起点:最初轰焦冻来到Alice的住宅的时间。

如果看到了悲伤的故事的话,就回到开始,再来一遍吧!

只书写对自己有利我的故事的Alice,此时虽然观念改变了,但还是把轰焦冻认作:改变了样貌和声音的哥哥。
虽然轮回了几次,Alice仍然不死心,对连连否认的轰焦冻仍然称作哥哥,并且认为:是自己不够强大而导致哥哥不认我。

如此去,Alice不断地[吸收],在倒数第二周目时,使用过多次的个性暴走和[吸收]了过多的不适合自己的东西后,成为了怪物一样的存在。失去了人的样貌的她,已经是一个令人害怕的怪物了。最终周目时,爆轰被下达指令杀死她,她才最终解放。

没错,这其实是以Alice为主角,实际上爆轰却是配角的文,要怪就怪我的萝莉控和垃圾蘑菇让我致郁了。这玩意要写估计我是一年都写不完,不过想想就很刺激,所以就先记着,如果觉得麻烦我会删。

That's  all.

板报进度……画尼禄画得是最舒服的因为有原图看……背景吓画因为神奇级组说本来是这周四评比结果推到下周了……

ps:第二次用颜料也就这样了,想吐槽的朋友请到佛市三医找我谢谢,我脑子已经不行了。

pong友,西樵山来不,我借件校服给你,30元一次,省了了你40元

【爆轰】极度稀释(end)

抱歉,由于不可抗拒力晚了这么久更。

最终篇,终于完了(躺)

↓↓↓↓








“呀……不管怎么说,爆豪少年已经回去了。”欧鲁迈特抱歉地笑笑。

绿谷出久叹了口气,看了一眼手上的类似于一张卡片的东西,正打算请欧鲁迈特帮忙时,欧鲁迈特却主动提出了一同前往的提案。

“嘛,我多少也算是他的上司,而且轰少年也算是我们组织的一员,他也帮了我们不少忙啊。”欧鲁迈特说道,“那么,轰少年的符碟,是什么呢?”

“这个嘛……”绿谷出久说,“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小胜的原因了。”

绿谷出久看着福蝶上的字,上面写的是被绿谷出久认为:世界上最难办的的事情之一,其难度不亚于两天前的击毙人狼杀手。

绿谷出久扶着额头,拿出电话给他的助理发信息。

»»»»»»

爆豪胜己听到门铃时啧了一声,把遥控器扔在沙发上,愤愤地走向玄关打开门。

当他见到自己发小的绿色头发时,他再次啧了一声,盯着自己的发小——绿谷出久问道:“干什么啊废久!”

“poi!”绿谷出久不知道爆出了什么语言,但是他那一脸害怕的样子仍然令人不快。

“切、”爆豪胜己举起右手同时发动个性,质问他:“废久,你要是活腻了,也不用自己撞上来吧?”

“不不不不小胜……我我我、”绿谷出久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一样,连忙摆手说道:“我、只是有大事要说……呜哇——!”

“麻烦死了!有什么事快说啊——!”爆豪胜己一手轰去,把绿谷右后方的一盆植物炸得起了火。

“唔哇——你这样就是我想说也不敢说啊!”

“等等等等,爆豪少年,”见绿谷没办法顺利完成任务,欧鲁迈特拦住了爆豪,挡在绿谷出久前说:“非常抱歉,我们已经知道了你已经完成了今天的任务,但是无论如何现在都有一件事请你帮忙,可以吗,爆豪少年。”

“别他    妈    少年少年的了好吗!老子是个成年人啊!”

“……啊……是的……”欧鲁迈特的身体和他的勇气都缩小了一圈似的,尽管欧鲁迈特比眼前的人身型打了不少,但是现在他只能低着头,小声地说:“了解了爆豪少、爆豪君……”

“有什么事快点说。”

“啊是这样的爆豪君,我们希望你能陪我们去轰少年的公寓一趟。”

“啊——?”爆豪胜己整个人的脸扭曲起来,手心嘭嘭嘭地进行着小型爆炸。

“去那家伙家干嘛?”

绿谷出久抱歉地对欧鲁迈特笑了笑。

»»»»»»

爆豪还是跟着他们坐车去了轰的公寓。

轰在这个城市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的公寓,坐落在日本人比较集中的一片住宅区,因为只有这里有日式房间租或者卖。

爆豪本来并不想去那个阴阳脸的家。

“想浪费本大爷的时间或者是存心想搞事情我还是劝你别乱来!臭久也是,欧鲁迈特也是——!”

“不,我们并没有在开玩笑,爆豪先生。”



啊啊啊啊啊啊!

出现了!

小胜vs小胜female!


绿谷仿佛被一个晴天霹雳劈中,双手抱着脑袋,真个人蹲下来。

他怎么劝爱丽莎都不愿意听,结果爱丽莎跟过来自己拼尽全力让爆豪胜己只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他还特意叫爱丽莎站在墙后,只要爆豪胜己不把脑袋伸出门框,他是绝对不会发现爱丽莎的!

然后坐车时他只会把爱丽莎当做是自己的助理之一……

但是,如此“完美”的计划还是被打破了。



不——!!!

小胜啊啊啊啊啊啊!

爱丽莎啊啊啊啊啊!


绿谷出久欲哭无泪。

“爆豪先生,我们希望你去轰前辈的公寓帮助我们把轰前辈叫回来上班。”

爱丽莎用没有丝毫起伏的声音,撒出了这个谎。

“……”爆豪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她也丝毫不害怕似的,以自己最认真的表情回应他的灼人的视线。

绿谷出久不敢做出什么动作,连呼吸只敢轻轻地进行。

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后,爆豪胜己开口道:“喂,母狗,来打一场啊!”他露出嘲讽似的笑容,指着爱丽莎。

»»»»»»

爱丽莎非常讨厌那个词语。

就在爆豪话音刚落的那一瞬间,她冲向爆豪胜己,谁知道他一动也不动,去当个活靶子。

爱丽莎担心有诈,于是将自己稀释了,瞄准爆豪的背后,在来到他的身后立刻解除了稀释,伸出手——

但是被面前的男人按住后一手抓住了手腕,另一只手对着爱丽莎的腹部来了一记掌击,然后把爱丽莎整个人甩到自己面前。

爱丽莎被这突如其来的反击打得措手不及,甚至连防御专用的的存在稀释都没有使用。

她不敢将眼前的人和人狼杀手克莱因作比较,但是毫无疑问,他们都一样的很强。

爱丽莎在即将摔在地上的一刻将自己稀释到能够穿透水泥的程度,以防自己受到伤害。

但是她没想到爆豪胜己向着她坠落的方向伸出手。

爱丽莎的心脏骤然紧缩起来,她捂着胸口,废了好大的力气才让自己不至于失控。

»»»»»»»

然后绿谷出久和欧鲁迈特又要向楼下的各位道歉了。

尽管爱丽莎没有被伤到,但是爱丽莎在那一瞬间仿佛见到了已经死去的克莱因。

如果爆豪胜己拥有能够触碰到人狼的能力的话,她毫无疑问是死定了。

但是爆豪胜己没有。

»»»»»»

爆豪看着巨大的烧焦的窟窿,眯了眯眼睛。

“嘛,还算不错了。”他这么说道,掏出一包烟拿起一支叼在嘴上,再利用个性点燃。

“不过啊,”爆豪胜己取下烟,吐出一串串烟雾。“你们人狼就只有那种方法吗?真是没劲。”

“你还太弱。”

他看了一眼实体化的爱丽莎,说道。

»»»»»»

爆豪胜己还是来到了轰焦冻以前居住的公寓。

他的手握在门把手上,却发现锁住了,正想要狠狠质问身旁的绿谷出久时,绿谷倒还没等他说出话来就握着钥匙打开了锁,然后对他说道:“小胜,拜托了。”

绿谷罕见地,对着爆豪没有露出害怕的表情,而是一副十分认真的态度,连爆豪心里也有了一点惊讶。

“切,老子要是发现你们在搞些什么无聊的把戏的话,就把你们全炸飞啊!”

他把手放在门把手上,顺时针转动门把手。

房子里漆黑一片,本来外面是黄昏时分,但是窗帘似乎拉上了,没有一丝光透进来。

爆豪胜己回头瞪了一眼绿谷出久,但是绿谷出久惊恐地朝房子里伸头查看,但是就是不肯进入房间。

爆豪决定不再回头,朝轰焦冻的卧室走去。

因为轰焦冻在最初的选址上是要求安静的环境,周围并没有什么人家,准确来说,这一层楼的3间房,只有他一个人。

一阵细小的衣物悉索声传入耳中。

爆豪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看着紧闭着的门,然后伸出手打开。

这次是悉索的声音和几乎难以听见的的呜咽声。

爆豪打开了房间的灯,眼前出现了一个八十厘米高的白色“小山”。

“小山”像是触了电一样,抖了一下。

爆豪胜己伸手抓住“小山”的外衣然后掀起。

冒出了一个半红半白的脑袋。



轰愣愣地看着身后的人,脸颊上又滑下一滴氯化钠与水的混合物。

“你干嘛啊阴阳脸。还哭鼻子了?”爆豪胜己说道。

“啊……”轰焦冻低下头希望这个人能看不见他的脸。

“只是、一只猫咪不见了。”

“但是刚刚找到了。”

轰焦冻露出一丝微笑,看着一脸懵逼的爆豪胜己说道。




end

大概是农历十五,我会将修改后的文案发到此篇的评论区。

目前已定的修改内容:

试图配制车钥匙(百分之五十概率)

以下为百分之一百概率:

针对某些剧情略做修改,使之更合理一些。




这种安排比某些抽卡游戏良心多了(自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