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桐之音

这里以后大概只放翻唱的歌了,各位要看文去找我小号:斐林试剂要xing配xing用
之前为了看文关注的朋友可以取关了( '▿ ' )

【涯集】fate×王冠 祈愿

然而还是忍不住写了orz
ooc预警请不适者避让谢谢。
我要好好考虑考虑坑了怎么办了……
希望有一种保险叫做“填不完坑险”
十分适合我这个家伙!
题目别问我为啥有个“祈”字。
圣杯战争圣杯战争……
有诸多地方参考了fp,fsn,fa等作品,不懂的萌妹子们可以百度,这里就不方便做解释(其实是我懒……
顺带这个涯写崩了不允许抱怨!
你抱怨的话……嘛……我也没办法。给你打咯,你满意吧?
我性格如此请见谅。
怕被fate厨讨论设定问题所以不打上fate标签了(惆怅

»»»»»»»»»»»»»»»»»»»»»»»»»»»»»»»»»»»»»»»»»»»

fate×王冠

祈愿

The king of the viod(恙神涯第一人称)

周围的一切都在崩坏。

我不知道还有多久,就连自我这种东西也会丧失,但周围的一切就如分子重组的过程一样,先是分裂成无数细小的碎片,最后连碎片都开始变得虚无。
它们大概是变成了微小的,我们看不见的粒子去了。

我们可能也会变成那个样子吧。

最后的最后,变成元素周期表里所列出来的东西。

这样一想感觉自己就如同被关在了笼子里一样,面对的都是已经熟悉了的事物。

能有什么改变吗?

不论是多出一个元素也好,还是能改变这件事的结局。

如果有的话我真的蛮想试试呢。


在白光即将笼罩全身的时刻,“她”出现了。

身穿白袍的女性,有着白色的长发,以及,过于雪白反倒让人觉得苍白的皮肤……

“她”站那儿。

面无表情地望着我。

血色的双眼里只能看见自己的样子。

我突然想起祈,那个刚开始遇见她时一脸茫然的粉发女孩。

人造人(Einzbern)。

我的大脑里突然冒出了这个词汇。

但我本身并没有关于这个词的任何记忆,以及,任何知识。

“汝,渴求圣杯吗。”“女人”开口问道。

不,与其说问,不如说是在阐述某样事情一样,没有带有任何疑问的感觉。

不管声音多么地悦耳,我的大脑不断地提醒我“她”是个人造人(Einzbern)的事。

说实话我关于这方面没有一点儿印象和知识,脑内却不断重复着这个单词,这种现象十分地奇怪。

但是“圣杯”并没有让我感到不适。

盛满主之血的杯子,据说找到它就能实现自己的愿望。

这是许多人都知道的事情。

但是为什么,“她”询问我是否渴望圣杯。

“圣杯,能实现你的愿望,无论多么伟大的愿望也好,多么邪恶的愿望也好。希望得到世界的财富,这种愿望可以实现;希望接近根源,这种愿望也能实现;希望世界毁灭,这种愿望也——”

“不在话下,对吧?”我应道。

“是的。”“她”点了点头,说道,“无论是什么愿望都能实现的,万能的许愿机。”

“那么为何要找上我?”

“不,并非‘我’找上你,而是阁下召唤我。”

“是吗?”我抬了抬下巴,看向“她”。“如何说我向圣杯许愿?”

“她”闭上眼睛,作出陈思的样子,然后缓缓睁开眼睛,说道:“你的愿望,即是让樱满集获得辛福。”

“啊、仅仅是这样?就当抓住我的把柄吗?”

“这是阁下你的问题。况且我也说过,是阁下你召唤我来的。”

“而且‘我’从被制造的那一刻起,就只能按程序行事,只能通过聆听他人的愿望而来指引。”

果然是人造人(Einzbern)吗……

“圣杯这种东西,不是真货吧……”我问道。

“的确,要我来作为一个‘圣杯’是有难度。但是作为万能的许愿机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说出实话了吗?”

“她”不带有一点儿惊讶表情地看着我。

“没错,你可以把我看作圣杯,这也是爱因兹贝伦家的宿命。但我们,仅仅是作为魔力的容器罢了。”

我没想到“她”会如此诚恳地回答。

“看来,真的是个容器啊。”

“说实话我还真希望自己的愿望能实现呢,为了不让你们失职。”

确实想实现那个愿望。那个不为人知的愿望。

即是是他也没有发现的愿望。

这是令人悲伤。

“如果是得到了圣杯的话,无论是什么样的愿望都能实现。”

“希望你能获得圣杯。”

“我倒是希望你能有个好一点的下场。”在“她”说完之后,我立刻说道。

命中注定作为容器的爱因兹贝伦家,或许比注定背负着王之力的樱满集的命运更加令人悲哀吧。

不过我的内心却没有产生一点儿对“她”的同情。

作为从出生开始便被宣布慢性死亡的家族来说,”他们或许早就有这种准备了。

毕竟都不是“人”。

大概是要做的事都做完了,“她”的身影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契约估计是成立了。那么,接下来要——
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我立刻问道
“你的本名,是叫什么?”

“她”并未感到震惊,没有一点儿表现出被人突然问到名字的不悦感。“里姿莱希·羽斯缇萨·冯·爱因兹贝伦,即是圣杯。”

看见“她”如同电脑程序般,类似于有问必答的样子,我喃喃了句,“果然是容器呢。”

我突然感觉那位粉发的少女可比“她”感性多了。



或许那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吧。

这边,准确地来说是现实中的时间似乎在我和“她”进行交涉的过程中暂停了一般,类似于魔法一样。

或许有这个可能呢?

我想着,缩紧了手臂。

“……特里同?”

大脑里灌满了刚刚发生事情的全部经过以及——复燃的信心。

啊啊,有可能哟。
等着吧集,我可没有作弊啊。

“啊啊——”

没事的。

“没事的,”

我一定会创造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结局。

就算这期间的过程多么地艰难。

“很快的,很快就能够实现的——”

连让我缓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然后是,肉体撕裂,我连叫喊都来不及就已失去了意识。









当我的意识恢复时,关于他的结局我已经知道了。

失去了右手和双眼的那家伙,连祈也失去了。

每天在她的歌里寻找着自己所爱的人的踪迹。

非常地不幸?

没有。
但这件事似乎坚定了我要实现那个愿望的心理。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脚底出现了一个魔法阵一样的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应该叫魔术阵更符合他们的观念。

毕竟在他们(魔术师)看来,只有五大魔法,以及远古时期神话传说中的魔法使们使用的,才是真正的魔法。

不过经过普及,我倒是认为这种把人类的灵魂收集好,做成英灵并召唤出来的行为已经可以称之为魔法了吧?毕竟对于这些魔术师们来说,这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如同将死者复生一样。

真是奇妙呢,这个世界。

蓝色的光芒逐渐变得强烈,甚至有些发白了。

在稍微模糊的召唤词中,我清楚地听见了一阵乒啉乓啷的声响



“缠绕汝三大言灵七天

从抑止之轮来吧”

熟悉的声音。
我立刻意识到了一件事——
那家伙,是把我给召唤出来了?

“天秤的守护者啊——!”

那我与“她”的契约有何用?
能成为御主(master)绝他是绝对不会得到那种结局的吧!
别开玩笑了!

然而,还未等我看见自己御主的样子,他首先开口了——
“以令咒命令我的servant,将敌人击退!”

哪有从者一出现就使用令咒的御主!
身体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
喂喂御主,我可是没带有武器的啊!

借助烛光我瞟见了我的御主手上正拿着一把手枪,看来是为了自卫用的。

“借用了,master。”

至少我还是知道的,自己之前擅长什么——!

序1end

稍微改了一些。
下周期末祝我好运。
啊啊顺带一提,涯的英灵设定被我弄丢了,到时候看看能不能做得更好一些。
暑假见各位(万一考不好就再也不见了,或者可以选择来脑科专科来找我地址就是hsuwhdgdjwkzhejsjsjk)
嗯以上_(:з」∠)_7.01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