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桐之音

这里以后大概只放翻唱的歌了,各位要看文去找我小号:斐林试剂要xing配xing用
之前为了看文关注的朋友可以取关了( '▿ ' )

【涯集】fate×王冠 祈愿(2)

好的这是2
说实话到这里序章还没完
漫漫长路啊我这是要走上。
说实话到现在我的假期作业还有一半没做……
我吃枣药丸啊这是。

以下是本篇注意事项:
此篇为集视角。
以及,此篇后的My childhood接着才是The beinning of the war(2)
也就是说涯的出现还有一段距离。

慢慢来的话,不会打我吧?
或者说慢热吧……(尽管我不知道算不算)

»»»»»»»»»»»»»»»»»»»»»»»»»»»»»»»»»»»»»»»

The beginning of the war(1)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熟悉的闹钟声传入耳中。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

十分地讨厌!

眼睛只能睁开一条缝儿,在模糊的画面中了解到我需要的信息:比如说现在的时间。
只睁开一只眼睛盯着闹钟看了好一会儿,看清后我发出了感叹。

还只是第一次响啊。

我把闹钟调得比上学时间早了两个小时。
这是为了让我能在早上好好锻炼以精神的面貌去学校以及——
准备好中午的便当。
主要是为了后者。

反正我在平常都有好好练习格斗技术和枪械使用,断一天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毕竟技术还是记在脑子里。

再加上昨天晚上为今天做了不少的准备。

我攥紧了被子,然后放空了自己的大脑。

却不能够睡着。
手机的铃声把我吵得几乎发疯了。
我昨天晚上可是凌晨一点才睡觉去的啊!或者准确点来说是今天凌晨一点才入睡,而且只睡了五个小时的样子!

肯定、肯定是那家伙!

“……喂,什么事,嘘界。”
“早上好啊樱满同学,今天也有很好地锻炼吗?”那家伙的尾音翘得实在让人不舒服,不知道是天生如此还是刻意为之。
“没有,昨天做了些事,很晚才睡。”我尽量按住自己的怒火,“有什么是吗嘘界。”
“嗯……看来你似乎召唤了英灵呢,不来我这里报道一下?”
“我只说我昨天做了些事,但我没说我召唤了英灵,白痴神父。”
“那么要尽快哦,集。”

那种事情不用说也明白!

“毕竟圣杯战争,马上就要开始了。”
“而我也了解到已经有四位魔术师召唤了servant了,可要小心一些啊集。”
“知道了,我会小心的。我挂了。”
“啊,顺带一提,”电话那头的人补充道,“我是不介意樱满同学来教堂这边召唤的哦。我也可以保证你的安全,甚至你要是不想参与此次圣杯战争我也可以——”
“好的再见。”我立刻掐掉了电话。

真是个,烦人的神父。
假如他不是监督者而是这场战争中的其中一个master,我会毫不犹豫地在夜深人静时给他脑门上来一枪,这样就解决了一个对手了。
然而他不是。
真是失去了一个出掉烦人家伙的好时机呢。

我一头扎进柔软的枕头里。
但是睡意全无。

圣杯战争,七名魔术师与七名从者围绕着万能的许愿机——圣杯展开的互相厮杀的残忍战争。只有一个人能够得到圣杯,也就是说其他的六名必须失去争夺圣杯的资格。
失去资格的方法多种多样,比如说斩杀对方的从者,但是只要御主拥有令咒他可以找到其他失去御主的从者订下契约,再次参赛。
所以这并不是最佳取得胜利的方法。
但却是最符合人道的方法。
因为这毕竟不会造成御主的受伤,至少他还有可能参加下一届的圣杯战争,当然前提是能否活到那个时候。
而最好的取得胜利的方法,就是杀死御主。
失去魔力提供的从者不能支撑多久,而御主相对于从者来说更易击杀。
这么做却会使那个御主的魔术家族收到严重打击。不排除会成为世代仇人的可能。毕竟每一届圣杯战争参加者大部分是魔术世家的当家或者大魔术师,只有这些人即有着向往根源的愿望,又有强大的魔术实力进行战斗,同时会十分注重仪式的保密。如此危险的仪式,若是被普通人所知,肯定会掀起舆论狂潮。
为了防止仪式的泄密,圣堂教会将作为监督者,做好保密工作。
这就是早上那个电话打搅我睡觉的原因。
要确认各阵营,方便做好监督工作。

我爬了起来,走向洗涑间,开始了和平常一样的上学前的准备工作。

下午

我打开门,一濑老师似乎不在。
我又退回门口,打开了知心信箱。
里面只有两三封信。

可能很快就能解决了。

我这么想。
尽管一濑老师不在,我还是坚持要在心理咨询室里坐半个小时。
此时是社团活动时间。
而我是学校心理协会不多成员中的一个。一濑老师则是学校的心理老师。
虽然我也加入了摄影部,但还是认为心理协会这边的事务可能更重要一些,一周下来只有两天是去摄影部的。
半个小时里没有任何人来心理协会,成员也好,想来询问心理问题的也没几个。
我这半个小时就在数学作业中度过。

从学校出来后在家附近的超市里只买了一些配菜就回家了。
自十年前就只有我和春夏在家吃饭而已。然后从六年前开始,我又独自一人住在老宅中。原因是春夏要回到教会那边继续作驱魔师的工作,也很少来看望我了。这六年来一直都是一个人住在老宅里,并且与那个神父学习了一些格斗技巧和枪械使用方法。
好在我还是有一笔客观的遗产,来自我的父亲,以及本应留给我的姐姐真名的财产。
不说自己对这个家庭有多么的失望,但好歹生活可以继续下去,这也就足够了。比起战争中的难民我还算幸运。
至少我还是拥有了老宅的继承权,不至于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我们家的老宅,是一间和式住宅。
然而里面都是些现代化家具。
我曾想过这种配置是否太不符合一位魔术师的的标准,毕竟魔术师们都不太喜欢电器,而房子一般都爱住西式别墅。
不管怎样,这所老宅我还是挺喜欢的。

一顿简单的晚饭后就要开始功课了。
只不过今晚要做的事情不像往常一样是练习体术,而是为四个小时后的召唤做准备。
接近凌晨的时候是我的魔力最充沛的时间。再确认了召唤咒语,并再次确认召唤阵的几处细节无误后,仍剩下两个小时有多。

不如睡一下吧。反正召唤出来后还要去教会那边跟嘘界汇报一下,今天也没有补觉。
况且,或许以后都不能睡好了。

我倒在沙发上,用右手挡住本就不强的灯光。右手上红色的令咒早在两天前就出现了。那是一个类似于王冠的形象,到现在我都没有搞清楚这是个什么意思。
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我想到了房子的结界。
但我又想起了自己在回到家时已经把结界加强了。

至少不会有什么使魔察觉到我的存在。

这段小憩让我想起了十年前的事。

当时我的姐姐,樱满真名还在。

那是我作为普通人而又拥有记忆的两年。
十分美好的童年。

tbc.

明天上学=。=我等死啦!(虽然这么说很难听)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