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桐之音

这里以后大概只放翻唱的歌了,各位要看文去找我小号:斐林试剂要xing配xing用
之前为了看文关注的朋友可以取关了( '▿ ' )

【涯集】fate×王冠 祈愿(3)

啊……这里是(3)的说……
我相信边写作业边撸文可能好点……
然而一个成绩单下来……

不说了=。=

»»»»»»»»»»»»»»»»»»»»»»»»»»»»»»»»»»»»»»»
My childhood

那本应是与其他同龄人一样充满快乐的童年,只是稍微多了一些与现实中的科学常识不同的知识——作为魔术师的常识。

对于我来说只要拥有父亲,母亲,尽管是后母,以及姐姐真名就足够了。无论我是否学习魔术都不会改变我对生活的态度。不是作为次子不用考虑魔术刻印的继承或者长辈对根源追求的志愿的继承,仅仅是对有个幸福的家庭而高兴。

在学校里认真学习,回答老师们的提问。
很正常也很令人愉悦的,日常的,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的生活。

但是在普通人中生活着的我却有着一股自豪感。
「樱满同学各方面都很完美,但是可能是性格稍微有点和别人不太合得来的样子,在学校里很少和其他同学交往呢。」我记得小学的老师在某次家长会后如此对我的母亲说。

或许是真的。

小时候的我和小学的同学们交流不是很多。
某个学期开头因为成绩优秀做了班长,但不到一个月后被辞去。

“集君,不能很好地融入同学们呢。所以老师想让你担任副班长看看呢。啊啊,并不是说集君你没有能力管好班级呢,是老师希望集君你能将自己的一些小缺陷弥补一下哦!我还是很期待集君你的表现的。”

后来我仔细想了想,大概是因为我身为魔术师之子的高人一等的感觉吧?

以及晚上在家里的魔术学习。
虽然只是理论层面的学习但还是乐趣颇多,毕竟我没有继承到魔术回路,也能够进行魔术的学习实在是太棒了!
即使是现在的自己回忆起来,也会感到一丝自豪和幸福。
一切的一切都接近完美一般。



直到那一天的到来我都很幸福。
我是如此认为的。



作为家里次子的我,本来无法参加圣杯战争,连魔术回路都没有的我,连servant都不能够召唤。
身为魔术师天才的姐姐真名,才是真正意义上适合做master的人。

但是十年前,我却被父亲告知自己必须加入那场死亡游戏。








“集,这一次圣杯战争,你要和真名一起参加。”
我的父亲抚摸着我的头,如此说道。
“不用担心,你的姐姐真名会保护你的,你只要待在家里就好,这几天你那里也别去。”
“我知道了父亲大人。”

我并不知道我为什么能够参加圣杯战争。
说不定是作为提供魔力的工具?
不,以姐姐的能力,我根本排不上用场反而会拖后腿。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每天都怀着这样的疑问入睡。

战争开始的前几天我的生活和往常的作息一样。只是没有去学校了,学校的课程又春夏来教。早上的日程除了学校文化课外还有魔术理论课,下午是自由时间,我大部分都和姐姐在家里的小花园里转悠。

看着姐姐用粉色还是红色的花绳,编出了各种形状。
然后接近结束一天……

然而不是。

当地上的一切全被染成橙红色时,战争即将开始。
姐姐真名和父亲都是傍晚的时候出门,然后接近凌晨才回家。

我就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机等她们回来。
因为姐姐简直就是天才魔术师一般的存在,每一次回来都会笑着对我说:
“集!我回来了!今天也有好好地学习魔术吗?”
她不带一丝疲惫、也没有一点儿伤痕地回到家。
然后我们三人解决了春夏买好的蛋糕或者水果。

最后结束一天。


姐姐真的是一位及其优秀的魔术师。
所以她召唤出了saber——被公认最强职介的英灵。
但是为什么呢,明明是十年前的大事,我却从未见过那位剑之英灵。

然后是最后一天。
“集,我们出发了哦!”姐姐在临走前说道。

这一次我没有等待他们。
对姐姐实力的自信和——
不同于前几天,这一次似乎是持续得太久了。
接近于凌晨2点时还没有回来。

我倒在客厅的沙发上。

但是当我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在花园里。
天快要亮了。


我在没有弄明白现状的情况下等待着晨曦。








[准备迎接新的一天]
以及新的[世界]




当太阳出来后我才发现四周的草上,都是血红色的。

不知道怎么出来的我的衣服上也沾上了。

十分应景的——

[新的■■]

姐姐躺在我面前。
她没有笑着对我说早上好。
姐姐明明总是起得比我早啊……

“……姐姐?”

我在目前的生涯中最不应该做的事大概就是在那时去看了姐姐——










死去的尸体

从此樱满家不在有什么天才魔术师樱满真名。

樱满家追求根源的愿望,想必是很难实现的了。

除非有奇迹发生。










主啊——
若那真的是盛满您的血的杯子的话
若那真的是能够实现任何愿望的万能的许愿机的话

我必将■■■■

tbc

ps一句啊……
最后那一段话不是身为master的集说的
以及,各位我有好受的了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