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桐之音

这里以后大概只放翻唱的歌了,各位要看文去找我小号:斐林试剂要xing配xing用
之前为了看文关注的朋友可以取关了( '▿ ' )

【涯集】fate×王冠 祈愿(4)

涯哥出来了……
愉悦(划掉)偷税吧各位(麻婆脸)
于是说,圣杯战争的序章已经结束了_(:з」∠)_
啊真长啊……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好好地写下去……
我这样吃枣药丸!
果然这是慢热吧!慢热!

»»»»»»»»»»»»»»»»»»»»»»»»»»»»»»»»»»»»»»»»»»»

The beginning of the war(2)

这个回忆真的让人愉快不起来。

当我睁开眼睛时看到熟悉却没有一个人的客厅稍微有些空虚感。

这种回忆虽然以前也有发生过,不过感觉这一次更让我感到忧伤。

如果姐姐没有死的话,樱满家或许会比现在好一些呢。

比起像我这样的三流魔术师来当家主,姐姐肯定能更好地管理樱满家。

「让姐姐复活」

或许我得到圣杯时会对那个许愿机说出我的这个愿望,但前提是我能够得到它呢。

说起来也是可笑。
明明在上一次战争中就快要掌握全局的樱满家,如今只剩下了个连元素转换术都不会的家伙来当家主,都快让人笑掉大牙了。

我看了一眼墙壁上的钟。
已经是接近凌晨了。

这意味着我过不了多久就要达到魔力最充沛的时候,换句话来说,我可能马上就要进行从者的召唤。

“真麻烦啊……”

我这么说着,并撑起了身子,走向了地下室。

却突然传来门被破坏的声音!

在那一瞬间还同时发生了“停电事件”,准确来说 应该是电路被人故意切断了吧?!

“……!”我不得猛吸一口气。

虽然冬天冰冷的空气让瞬间绷紧神经的我稍微缓解了太过紧张的心情,但我很快又担心起来:是谁?魔术师吗?还是说是servant?

以及,结界为什么察觉不到?

要证明我的观点似的,闯入者现身了。

看见以太粒子在我面前逐渐形成了的人形,我明白了这应该是servant,而且应该还是拥有气息演断的assassin这一职介!

「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啊……!」

遇到刺杀专家来杀我,我或许该说自己很幸运才对吧!

身边没有武器,但就算有了,我也没有那个把握能赢。毕竟对手可是servant,如果是魔术师的话或许还能用枪械什么的抢先将其击毙!

但是servant的话……!

“呼……”我吐出一口长气,尽力将自己冷静下来。

怎么办好呢?是现在就逃跑还是先看看呢?
逃跑的话可能会被瞬间杀死吧……但是静观其变的话也不一定能撑多久啊……!
关键是魔术师很难对付servant!至少、至少也要把servant给召唤出来才可能对抗吧……!

以太粒子逐渐形成了人形,当光芒消失的时候,传来了银铃般少女的声音。

“魔术师,你的servant还没出现吗?”

比起与我记忆中熟悉的声音想相比,我更担心的是我会不会在servant都没有召唤出来就出局了。还有一点啊,还有一点……

……

这是assassin?

印象中的assassin不是趁servant不在的时候把master杀死夺取胜利吗?

“……”

但是,如果被认为servant没有被召唤出来的话,或许能拖一会儿也说不定呢……

“不回答吗?很遗憾,就算你来不及召唤或者叫出来,我也只能让你退出仪式,在死去后诅咒我。”

或许我的状况已经被对方猜出了大概吧……

但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拖延一下。

如果是姐姐的话可不会像我现在这个窘样吧,她肯定会在assassin都没有出现就感应到,然后将其击毙吧……

说起来姐姐……和assassin……

“……谁知道我的servant有没有召唤或者只是我没有叫出来呢?”

总觉得声音和记忆中的姐姐……

“……”

没有得到servant的反应……

但我更在意的是自己为什么没有突然意识到:servant的声音与姐姐极为相似!

然后,assassin的话更让我吃惊——

“你是……集吗……?”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是servant,这我在刚刚已经确认了。

但她这一问我忽然觉得自己有可能看错了。

如果是servant的话……为什么会认识一个魔术师呢?

这是不可能的!

servant是过去,现在或者未来的英雄,一般来说很少召唤现在和未来的英雄,根据之前几届圣杯战争的servant来看,都是过去的大英雄。比如说传说中的骑士王亚瑟和爱尔兰猛犬库丘林他们……

是未来来的?

所以说不可能了!

那么是现世吗?

或者说,仅凭刚刚的声音来看,有可能……是真名吗?

但是,身为魔术师的姐姐,为什么会以assassin的身份出现呢……?

月光十分及时地出现了,缓缓地透过云层,将周围稍稍照亮了一些。

很讽刺地,assasin与记忆中姐姐的容貌重合了。

“!姐姐!是真名姐吗?!”

这简直就和漫画一样的展开,发生在我这个魔术师上。

再次遇到姐姐简直就如同做梦一样。

不,我是做梦都没有梦见过自己能在十年后再次遇到姐姐。

自从十年前的那个悲剧后。

但是我的话语没有得到一个肯定。

回答我的不是任何的短句。

而是沉默。

必须、确认一下!

“……assasin!你的真名、是樱满真名吗——!”

“呼!”

虽然很细微但是我听见了,assasin吸气的声音。

是被猜中了真名吗?!那么这是——

“……不是。”少女用微微颤抖的声音回答,“我不是她,我也不可能是她。”

!!!

这次惊讶的换成我了。

不是姐姐的话!那么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是她的master透露出来的吗?

那也不可能在进行刺杀前确认被杀者是谁吧!

不,这不是assasin的作风!

那究竟是为什么——!

脑袋里已经变成一团乱麻了,伴随着太阳穴微微的胀痛。

这种感觉总觉得有点熟悉,但又不知是在何时何地曾经感受过——

即使闭上眼睛血红色的“幕”也会出现——

在哪里见过。

“……唔……!”

“集,不记得我了吗……?”她用一种略带哀伤的语气说道。

如果是姐姐的话……

如果是最强的姐姐的话——!

我的愿望、很轻易就能实现了吧!

“很遗憾啊……我、不认识你——!”

那么,我应该做的是……

“怎么、会——”

结界被破坏的消息传来,紧接着的是一个声音传来。

“Assasin!你解决了任务了吗!”

“!”

那么,闯进来的是assasin,而电路破坏就是master干的吧!

如果这个时候我能进行英灵召唤就好了!

看着眼前的少女有些忧虑的样子,我这么想道。

那就那样办吧!

我立刻跑了起来。

没事的!就算是servant,也不如我熟悉这间房子!

一路上我打开门然后再关上,希望能够阻碍他们的前进。

“呼哈……呼哈……”

伴随着大脑的胀痛,我冲进了房子最深处的房间,墙上又一个暗门,这是我在十年前,父亲带我进入家族的魔术工房告诉我的。

在推开了门后是有些倾斜的道路。

一路上我几乎是要滚到地下室色门的。

当我确确实实地触碰到那扇门时,几乎快要哭出来。

和十年前姐姐对我说的话多么地相似啊——

「如果集遇到了紧急的事情的话,就躲进地下室吧!那里有姐姐的魔术保护哟!」

不只是我的记忆让我感到安心,还有昨天为召唤仪式而准备的召唤阵。

当我重重地把门关上后,立刻对它下了结界并随手捡起地上的一把手枪。

说实话没有把它放回原处真的太好了!就算不能够与servant对抗,但和master对抗我可是有信心的!

虽然这对assassin的侵入没有什么作用,但可以拖延一下她的master的时间。

那么、开始吧……!

“Anfang!

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

周而复始,其次为五

然,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

第一段已经完成,还差一段时间!

一定、一定要完成!

“宣告

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

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志、此义理的话就回应吧!”

全身的魔术回路都在运作,感觉忽而热得快要融化,忽而冷得如同在极地一样!

魔力的输出,是那么痛苦吗……!

很想停止,却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能放弃。

一旦停下,十年来的努力可能全部白费了!

“在此起誓

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行

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行”

门突然被打开。

看来还是被发现了呢!

是要,继续召唤吗……

当然了!

有个声音这样告诉我。

“很遗憾,那种结界对我起不了作用——!!集!你是要进行英灵召唤吗!”

在少女稍带惊讶的话音落下后,是那个之前在客厅里听见的声音——

“Assassin!他已经在进行英灵召唤了!立刻解决了他!”

“吾即手握其锁链之人”
念出召唤词语气稍微加重了,把对方给逼急了。

“以令咒命令我的servant  assasin——”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

已经猜到了他要做什么,我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快了!就快了!一定要赶上!

“来自于抑止之轮”

“天秤之守护者啊——!!”

“将那个master!杀死!!”

刺眼的光芒出现,却仍不能够阻止眼前的少女举起颤抖的手臂。

是在和令咒的魔力进行对抗吗?

是在趁我召唤出来的英灵还没有了解到情况就将我击毙吗?

那么——
我的话!


“以令咒命令我的servant,将敌人击退!”

右手手背上传来炽热的感觉,以及左手突然什么都没有的感觉——

还有,某个声音的响起——

“借用了,master!”

序章end

以下是瞎写_(:з」∠)_:

集:哪有这种servant的!不自带武器偏偏要用master的!到底是什么样的职介啊!

涯:职介你男友。(假正经)

集:抱歉我是姐控!你就等着当靶子吧!

涯:乐意至极。

集:……(拿起电话)喂,嘘界吗?是我,集。我想和你讨论一下关于servant的更换问题可以吗?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