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桐之音

这里以后大概只放翻唱的歌了,各位要看文去找我小号:斐林试剂要xing配xing用
之前为了看文关注的朋友可以取关了( '▿ ' )

【涯集】fate×王冠 祈愿(5)

圣杯战争开战了!围绕万能的肛爆机(划)许愿机而展开的厮杀!

话说前两段人称我不想说明,请各位自己看谢谢

啊啊啊啊,人活着就要为了阿福啊!我真的想把阿斯托尔福拿到作品中来啊……(然而tan90°)

希望有更多涯集文啊……自产粮毕竟不好啃啊〒_〒



»»»»»»»»»»»»»»»»»»»»»»»»»»»»»»»»»»»

The first day(1)

在我见到她的第一眼时,我便知道,她一定是个温柔的人。

连眼睛里都带着暖意的女孩。

她是我的master,我在这场圣杯战争,将理想与性命托付给她的人。

“Servant rider,收到您的召唤而来。”

啊啊,温柔的人,主的光辉也必定会将你照耀。

“请问,这位魔术师小姐,就是我的master吗?”

我带着笑意,如此问道。

在得到回应的一瞬间,我确信了我的想法。

的确是一个温柔的人呢……

主保佑你,我亲爱的魔术师。

愿你这样温柔的人能够在这场圣杯战争中获胜。

啊啊,主啊——

若那真的是盛满您的血的杯子的话
若那真的是能够实现任何愿望的万能的许愿机的话

我必将——

————圣杯战争第二日零时————

已经是深夜了,没有任何人的公园,此时连落叶的声音都没有。

正因为没有人,所以才要在此战斗。

想必对方也是个“真正”的魔术师吧。

把“神秘”作为最大的秘密,不能泄露给任何普通人。一旦有普通人看到或者知道,麻烦的不仅是自己,还有那位可怜的人。

所以才要在公园里进行这场战斗。

现在是魔术师与从者的舞台。

紫发的从者挥舞着她法杖一样的东西,在抵抗随时都有可能向她攻来的剑击时也在躲避正向她飞来的子弹。

有了三分钟前的那个教训,我的从者,rider已经不再小看这些击来的子弹了。

虽然现代兵器的攻击对servant无效,但是三分钟前子弹确确实实地击中了rider。rider也在之后咳了两声,立刻认真地进行着战斗。

“哈——啊!”rider进行了反击——!

那的确是法杖一样的东西,我没来得及分析那是那种魔术,光团便飞向了偏右的一棵树旁,却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大概是击中了哪棵树,导致它的叶子相互摩擦了吧。

也就是说,没有打中他。

“你是caster吧?”一阵成熟的男音传来。

“……”rider并没有回答,但对方也没有停止猜测。

“看你也没有拿剑或者枪,也就只有rider和caster的选择了呢。当然我更偏向于认为你是caster了。”

慢慢猜吧,或许是berserker也说不定呢……

我有些自信地认为。

随后并没有继续传来男人的声音。

我却突然意识到我不知道男人的身份。

不要说职阶了,就连他是不是servant都不知道。虽然那种能够伤到rider的攻击是servant的可能性比较大,但也不是没有魔术师不能伤害到servant……

啊啊,如果是master的话就很麻烦了……

毕竟,能够伤到servant的魔术师,肯定是个魔术天才,。那么他的servant,得强到什么样的一个地步啊……!

拜托了——rider——!
你一定能够,打败的吧!

像是接收到了我的信念一样,rider开口了:“小心点哦,老、额咳咳……我可不会像刚才那样大意了!”

零点的钟声响起,此时,是圣杯战争的第二天了。

—————————圣杯战争第一天零时过三分—————————(第三人人称描述)

“!”在那个servant被召唤出来后,集也立刻对他下了一道命令,但那家伙随后又夺走了集本来保命用的手枪。

“你!难道没有武器吗?”可是集的servant却去追击刚刚逃跑的assassin去了。

几声枪响后,才缓缓地传来一阵声音:“我是有什么用什么的servant,还有,搞不清楚状况的话最好还是闭上嘴巴看着吧!”

这句话差点把集气得又要用掉一个令咒。

“什么啊……!我虽然不如姐姐的资历好,也不至于召唤出这么一个servant吧……”集看了一眼右手背上已经模糊了的一条令咒,说。

但这毕竟不是一个人的战斗。

集想了想,还是对自己召唤出来的servant喊到:“喂!你的随手,是assassin啊!”

却没有听见任何回答。

不知道是已经在战斗中了无暇回应还是故意不回答。这时集突然回想到assassin的那位master也在,若是给assassin支援的话那么自己的servant处境是十分危险的。可是想到那位master对他的servant下达的杀死自己的命令,集还是犹豫了一会儿。

若是去了的话,拖后腿怎么办……

但是不去的话,说不定会对我的servant不利,一旦被击退,那就无法参加圣杯战争了,而且还会获得第一天就被击败的“英名”,还要去那个该死的神父那里去……!

啊……那个神父……简直叫人难受——!与其要我去那里我还不如去做一个魔术回路移植手术啊……

“啊……果然还是要跟上去呢……”

集在地下室里翻来覆去,花了半分钟找到了那把自己用得最顺手的大剑,离开了地下室。

tbc

这次短了点,大概是我已经完全沉迷fgo了吧……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