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桐之音

这里以后大概只放翻唱的歌了,各位要看文去找我小号:斐林试剂要xing配xing用
之前为了看文关注的朋友可以取关了( '▿ ' )

【涯集】fate×王冠 祈愿(6)

我发现我撸别的阵营时脑洞源源不断但是撸会集他们阵营时……啊啊啊啊啊剧情好跳我我我我我……emmmmm

注意!此篇在剧情上有不衔接的地方还请原谅。

(我已经没救了)

————————————某街巷————————————
空无一人的小巷里,一个男人背靠墙上,紧闭着双眼。

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当然在这个点,也不会有人来到这里。

特别还是在最近两天频繁出现“市民被残忍杀害”的新闻之后,就算是大白天也很难说有人会来到这里。

更不要说在半夜时分,来到这个地方。

寒风刺骨,却没有让男人的脸上露出一丝难受的表情。若不是极细小的声音会让人以为这个鬼地方根本没有人。

站在男人身旁的是一个娇小得如少女一样的身影。在这个小巷的楼房与楼房间的间隙有远处市中心的灯光照射。微弱的光下只能看见青色的布料被风掀起后立刻恢复原状。

市中心的喧闹没有传到这里,不只是因为在这里发生的连续杀人事件——地面上的魔术阵发出淡淡的红色光芒,那是只有魔术师才能看到的东西。

为了以防万一而设置了结界,能够避免普通人来打扰以及被害。

“saber,确认一下它的位置。”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说道。

“交给我吧。”站在穿着和服男人旁边的娇小身影从脚部开始化作以太粒子,发出微弱得几乎看不见的光芒,渐渐“消失”了。

“那么,我也出发了——
记得在行动前打声招呼啊!”男人也往小巷的深处跑去,兵抽出腰胯处的武士刀。

奇怪的是,男人明明穿着和服,脚上穿着的却是皮靴,并且在奔跑的过程中鞋子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

就在男人已经做好攻击的准备时——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简直快要撕裂喉咙一般的女性的叫喊声。

但并没有停止男人奔跑的动作,反倒让他加快了脚步,在右拐的最后一刻

“Master!”

武士刀的剑身发出了血红色的光芒,斩断了幽蓝色的触手,在那一瞬间,一道青色的影子用和男人相似的武士刀把某个有着像章鱼一样触手中心却长着猛兽般牙齿的怪物刺穿并捅到旁边的墙上。

就在那个影子要抽出刀想要把这个怪物斩杀时,男人代替她将怪物劈成两半。

“唉唉唉?Master!你不是应该去救那个受害者吗?”少女甩了甩刀上幽蓝色的液体,吐了吐舌头又将刀放入刀鞘。

“来晚了啊,这个女人已经被折磨得不像人样了,所以给了她个痛快。”

少女凑近了刚刚男人“救下”的女人。

她的心脏还在不断地流出血液,脸上和全身许多地方已经没有皮肤,只能看见肌肉,许多手指脚指已经变了形,而在某些隐私部位已经大出血。

“这次胜利我可高兴不起来啊Master……你还真说得对……”

“这种Servant的Master已经不是魔术师了,或者说连人都算不上了。”男人撕下和服上的一小块布料,仔细擦拭刀上令人恶心的液体。

“走吧,这种人,趁早抓到了消灭也好。”

“同感!不过Master,用和服布来擦我可是很心疼的啊!”

“比起刀,和服算不上什么了。”男人把刀收入刀鞘,用一支类似于试管的容器装了一块怪物的残骸。

“今天就到这里吧,比起之前一直都找不到这已经算很大进步了。看看我这个现代魔术师的能力能不能比得上这位以前的大魔术师吧。”

“记得回到去要带我去吃拉面啊Master!”少女像是一蹦一跳地先离开了刚刚战斗的地方。

“啊啊——”男人收起容器,脱下左手的手套,“谁知道历史和现实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就当给你送终吧。”

“Fire.”火焰如变魔术般凭空出现,先是将怪物和女人的尸体围了一圈,再猛烈燃烧起来。

奇怪的是火焰并没有窜出那个圈子,而火焰燃烧的光芒照亮了男人的脸。

那大概是一个棕红色头发的人男人,左眼是红色但右眼却是金色的,有着高鼻梁和白色的皮肤,额上和眼角处已经有几丝皱纹。看样子是个三四十岁的外国人,但联系穿在他身上的和服和腰胯上看不清花纹的武士刀并没有感觉不搭。

不久,火焰慢慢熄灭,那个怪物已经完全不见,只留下一副白偏灰的骨骸。

男人转身按原路离开了,没有回头看一眼。

——————————————樱满家——————————————
“我想圣杯应该将几乎一切知识赋予你了,所以我要说的其实不多。”集端着托盘,上面有一壶茶和两只茶杯。“我不知道你想和红茶还是其他别的什么,就自作主张地端来红茶了,应该不介意吧?”

“没什么,比起招待我你还是先把你的规则说一下。”

“我说过其实不多。”集坐在Archer的对面,把一杯红茶递给他后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请不要伤害任何一个阵营的Master——”

“原因。”

“……”被打断说话的人皱了皱眉头,说,“我可不打算杀任何一个人,虽然不知道你之前是怎样的英雄,反正看到你的面板上是中立,以防万一还是说一下比较好。”

“行行,继续说吧。”

“第二,我即使是在圣杯战争期间也会上学,到时候请你留在家里。我可不认为有哪个白痴魔术师会闹事闹到学校来。”

“随你了。”

“最后一个,请告诉我你的真名,宝具和愿望。”

“抱歉,我不能。而且我之前也说过,你叫我涯就可以了。”

“那算什么真名啊……不过也罢,反正我也是个半吊子魔术师,被人骗出我的Servant的真名对我们也不利……不过,至少愿望总可以说吧……”集回想起刚刚的不愉快,压住了怒气问眼前的Servant。

“……”他没有回答只是抬起脑袋看着天花板,过了一段时间后才徐徐吐出话语:“为了一个人。”

“……说是说了……但是仅凭这些感觉真的很难让人配合……”

“我觉得你要是不说出自己的想法的话,我们就连谈话都很难开始,Master。”

“你觉得人会喜欢上一个给他第一印象不好的人吗?”

“……”Archer沉默了一下,正当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要问时,才说:“Master你……似乎很喜欢嘴上占优势呢……”

「原来你这家伙是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说这句话吗?!」

“算了……就谈到这里吧。”集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虽然很重要,不过还是说一下明天的计划。正好明天是周末,我打算带你在天王洲市走一圈,总得熟悉一下不久后的战场吧?”说完他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Master,关于日常生活方面,我有个请求。”

“嗯?怎么了吗?”

“我想尝试一下这个时代的人的生活。”

“这么说,明天还要为你准备两套衣服呢……”集右手拖着下巴说道,看到Archer有点不好意思的表情立刻补充:“啊,没事的。毕竟我也要买一些日用品,购物中心离这边也不算太远,正好也可以去市中心观察。不会太麻烦的,资金那方面也没有问题。”

“……不过Archer,你除了这些以外,还需要卧室吗?”

“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在你的旁边。”

“哦……嗯唉?为什么?”

“Assassin的固有技能——气息遮掩,魔术师的结界可是很难察觉的。你刚刚不也试过了吗?”

“那么Servant就能发现吗?”

“至少在Assassin进行暗杀的前一刻我能察觉到。”

“这样子真是……”集搓搓手臂,“唉、反正想法确实合乎情理,那么我去准备你的房间了,不过还请你帮我把茶具洗好哦。”集向他招招手,离开了客厅。

客厅里只剩下Archer一个人,双眼无神地看着自己面前还冒着热气的茶杯,耳朵里都是摆钟嘀嗒嘀嗒的声音。直到一点的钟声响起,他才注意到——

「我,不知道在那个房间啊……」

就在这时客厅的门突然被打开。

“Archer!抱歉,我忘记带你去你的房间了——!”

身上还在冒着腾腾热气的集连头发都没来得及擦就跑过来,头发上的水珠一滴接着一滴地落在他身上的藏蓝色浴衣上。

比起眼前的人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Archer用手撑着脸说:“嘛……冬天睡地板,即使是Servant也会觉得不舒服啊。”

“是、是我的错……确实是这样……”集垂下脑袋,用手扶着额头缓缓说着:“或许吧,或许……嗯,毕竟亲身经历了近似于魔法的召唤术……不过比起这些、”

“先看看你的房间吧?我整理好了!还找到了父亲的衣服,你看看合不合身吧,毕竟你如果是穿我的衣服的话还是太小了。”

“顺道带我转转你家房子,”Archer端起刚刚将茶杯和茶壶放在上面的盘子,放到厨房后走出来说:“Master,这些可以等一会儿洗吧?”

“嗯。”集看到Archer走出房间,转身往廊道走去,Archer也跟着。但集好像突然意识到什么,转过身面对Archer,伸出右手,说:“差点忘了自我介绍——”

Archer有意地看向集的手背,在那里看见了一个他熟悉的标志,和王之力的标志简直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令咒。

“我的名字叫樱满集,你想怎么叫都行,不过在战斗中还是不要叫真名比较好……”

Archer也握住他伸来的手。

“以后请多指教了,集。”

“我也是,Archer。”

「或许……让他知道我的真名也不错。」

Archer看着走在面前的魔术师,一边想一边跟上。

tbc.

你们可以猜猜那对一男一女的组合的阵营和英灵的真名……或许玩fgo的同志可以猜出来……

顺道不要脸地来宣传一下涯集群……
涯集同好群群号码:324733552
大概……就这么多吧……有什么不满意地欢迎来打我……地址XX市市三医……(突然想写bg弓凛了还有上学的原因我可能会很久很久很久不来涯集玩,不过本来我就很少来涯集这边玩……还有……那篇涯集失忆症……我可能……又要拖了∠( ᐛ 」∠)_)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