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桐之音

这里以后大概只放翻唱的歌了,各位要看文去找我小号:斐林试剂要xing配xing用
之前为了看文关注的朋友可以取关了( '▿ ' )

じんぞうにんげん 人造人間(集祈集)

じんぞうにんげん
人造人間
性转注意!如果有疑问的话的话请点我看我之前的“又是存文”的tag。剧情废注意(请原谅一个理科生,他的文笔也就这样了。)

大纲一样的小短篇,如果可以的话想写长篇。
另外补充一句,fate×王冠(涯集注意)的那篇将在元旦放松下一章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1.

听到了歌声。

确确实实地听到了歌声。

她睁开眼睛,呆呆地看着门口的方向。

房间里没有一丝灯光,但是少女的眼睛却能看到房间内的摆设。

熟悉的几样家具——床、桌子、椅子,不知为何椅子今天白衣人进来加多了一把,一个时钟,当然不是电子钟,更不会发光,以及放满了各种书籍的一个书柜。

这是她花了数年练就的能力。

“……”

少女缩到墙角,抱起双膝,紧紧地盯着走廊的方向。

“……London Bridge falling down——falling down——falling down——”

歌声越来越大,随着门沉重的吱呀声响起,整个房间突然亮起了灯。

少女感觉到眼睛一阵刺痛,立刻用手遮住……

“啊啊,抱歉抱歉!我以为没有人呢……真的非常抱歉!”

银铃般的声音响起,像是潺潺的溪水一样柔缓而好听。

“眼睛没事吧?”

少女眨眨眼睛,似乎是眼睛还没有适应光照充足的环境,她朦朦胧胧地看见了一个女孩子的面容——像是精灵一样的模样。

她的大脑不由自主地冒出了这句话:就和童话中的精灵一样。

当眼睛适应了光亮后,看清了眼前的人:不像刚刚那样有种虚幻的美感,而是真实的有血肉的人。

少女突然怀恋起刚刚把女孩认作精灵时的感觉。



2.

“你的头发是樱花色的呢……”她突然冒出这句话。

这是她们在这一个月里第一句除了“必要谈话”之外的句子。

“……”少女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继续翻动着双腿上的书。

“很美丽哦!真的和樱花一样的颜色!”

“……是吗?”

“我经常出去啦,所以我看过樱花哦。樱花啊,可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花呢,当街上樱花盛开的时候好像整个世界都浸没在了粉红色的海洋里。”

海洋……

少女的头脑里显现出了自己被淹没在粉红色的海中,然后渐渐……

不能呼吸。

“那只是打个比方啦!”女孩像是发现了少女在想的东西,连忙说道。

“啊啊对了,你还没有名字呢,说起来我也没有说过我的名字……”

“?”少女眨巴眨巴眼睛,粉红色的双眼中充满了不解。

“那么,就叫你樱(Sakura)吧!和你很相配呢!”

“樱……”少女反复咀嚼这个词,然后点点头,似乎是接受了。

“那么——樱,我的名字是樱满集,叫我集就可以了!差不多和你同岁,是12岁的样子哦!”她站起来,露出可爱的笑容:“今后请多指教!”


3.
“樱的声音,很适合唱歌呢……”集看着一本介绍各国音乐的书本,突然说道。

“唱歌?”

“唉唉?樱没有尝试过吗?”集睁大了眼睛嘴唇也微微张开。“太可惜了,这么好的嗓子——研究员都是笨蛋笨蛋大——笨蛋!”

集挥舞起双臂,鼓起了双颊,作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看到这样的集,樱露出了微笑,“其实,这也没什么关系吧。”

“有关系!”集站了起来,双手叉腰,学着大人的样子点点头,说:“嗯,没办法了,我来教你吧!”

其实是你比较想教吧。

樱想到,但没有说出来。




4.
第一个地狱才消失,第二个地狱接踵而至。

接种的过程集一直不想回想起来,但一直反复在脑海中显现,只要一有机会,那个过程中的每一秒都会回忆起来。

至今她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发出那种声音,以及那个“父亲”会这么做。

即使伤痛会恢复但心理上的阴影却难以抹去。

明天也要吗?
要再经历一次那种痛苦吗?
好想回去,好想离开这里。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为了本体吗?还是为了他自己?还是为了别人?

棕发的少女躺在一片狼藉的床铺上,缓缓地用手臂遮住了双眼。

好难受……

她紧紧地咬着嘴唇,就连舌头感觉到了血腥味也没有松开。



5.
她提出要逃离这里。

然后两人发生了分歧,发生了争吵。

或许当时没有吵起来就好了。

樱一段时间后这么想到。



6.
她没有跟上来。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抱歉,我们可不会再等了。”一个体格粗壮的人对樱说道,“我们虽然很想就她,但我们也不能在这里全军覆没。”

“但是……”

“没有什么好但是的。”一个留有金发的男人走到樱的身旁,“加入有机会的话我们会再来,但现在是不可能救她的。”

“——而且我们本来就是为了救你而来,关于她,我们根本不知道任何信息。”

樱看着那个唯一的出口,握紧了右手:“拜托你们,再等等吧……”

金发的男人叹了口气,转身向车头传令:“出发。”

樱死死地扶着门框,仿佛想要车辆顺应她的意志停下——但车渐行渐远,也带来了越来越深的绝望。

而更让人绝望的:

集出现在了那个出口,但身后也隐隐约约出现了一堆人影。

樱清楚地看到其中一个人举起了枪,似乎是射中了集的腿,因为她看见集踉跄了一下。





更加地绝望:

“拜托,请停下——请停下——!”樱几乎是撕扯这喉咙喊出来。

那个金发的男人立刻冲上来,又猛地愣住,不再说些什么。




那幅画面像是被放大了一样:

少女对她露出微笑,嘴唇微动。然后在几声枪响后倒下。


“请忘记我。”

“集……”樱跪倒在铁板上,感觉浑身乏力,心脏快要炸开,大脑也感觉沸腾了。

她已经连哭泣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呆跪坐在那儿。










后续:

樱像是整个人没有了任何反应一样愣呆了三天,才留下第一滴眼泪。

她没有机会说出自己以前的名字,于是涯为她起了一个名字:楪祈。随后作为一名歌手活跃网络。






涯在一次伪装成医生为集准备好接受“记忆恢复手术”时,偶然看见了和集一模一样的少女。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