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桐之音

这里以后大概只放翻唱的歌了,各位要看文去找我小号:斐林试剂要xing配xing用
之前为了看文关注的朋友可以取关了( '▿ ' )

【爆豪】极度稀释(1)

※请务必先看设定!当然,你如果看过幻界战线的话可以不看,但是某些设定上还是有些不同哦( '▿ ' )

1.这是幻界战线人狼paro,同时也保留了我英里的个性设定。人狼可以稀释自己的存在感(简单直接点说就是隐身而且不会被动破解),他们能够让自己的姿态、体重、体温都不被其他人感知到。这里为了方便,人狼也可以是男人。(原作中人狼似乎是只有女人)

2.轰君是谍报机关人狼局里的看板郎,凡是他接手的人物无论多么困难都一定能够完成。爆豪则是一个秘密组织的成员,该组织社长欧鲁迈特与人狼局局长绿谷出久是挚友,有时会相互交换情报。

3.轰和爆豪已经是恋人关系,所以这是爆轰在热恋中发生的故事。

4.血界眷属,你们可以把他看作吸血鬼,目前没有较好地歼灭方法,当前只有将其一瞬间全部消灭不留下任何一点它的身体部件甚至一滴血液,可以说对世界的危害是非常大的了,和幻界战线中的不一样(如果一样的话怎么玩……又来一个有“真名识破”和血斗法大佬?)。

5.开头的城市是我瞎编的,现实中根!本!不!存!在!如果存在的话——————很高兴你们可能会在电视上看到法庭上的我(基督山伯爵般的笑声)

如果您接受以上设定的话,请往下翻( '▿ ' )












»»»»»»»»»»»»»»»»»»»»»»»»»»»»»»»»»»

极度稀释

奥里斯特兰市,全球第三大的城市,经济实力很强、人口很强、犯罪分子很强、治安很不强。

用了这么多个很你们也知道,这个城市的警察先生们每天都处在过劳死边缘。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爆肝警察想要去异世界谈恋爱但只能是幻想……吧。

“安——娜——我——要——死……了……”唐终于支撑不下去了,一头砸到面前的键盘上,文档上都是乱西八糟“dezhjdsbhsjsk”这些字母。

“这句话你已经在五分钟之前说了,”红发的男人——唐旁边的,有着黄色短发的年轻女士安娜,没有看他一眼,继续写着她的报告。

“啊——!该死……为什么你们这些年轻人都这么有力气干这种活儿啊!”唐突然抬起脑袋,双手狠狠地砸向键盘,似乎要宣泄自己的不满。

“我想出去执行任务啊!执行任务!谁想写这些又臭又长的破玩意儿啊!”

“……”安娜瞄了一眼身旁的中年男子,她不明白,明明已经是个这么大的人了,还保留着一股子热血气。“唉……”她叹了口气,不紧不慢地说道:“要想想是谁这么爱搞事啊,明明是个工作了二十个年头的老警官了,还是不会好好保护公共设备,还要让后辈也一起遭罪——”安娜眯着眼睛盯着趴在键盘上的人,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真是、糟、糕、透、了。”

“呜……”趴在键盘上的人身子猛地抖了一下,然后抬起头顶着显示器,左手托着脸颊,右手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删除他刚刚不小心打的、不,准确点来说是脸滚键盘时的产物。


市总局局长一脸“你看,就是这样”的表情,对着绿谷抱歉地笑笑。

“请见谅,声音稍微有点大了……我们继续刚刚的话题吧。”

“啊啊,没事没事。”

“是这样的,近段时间频发的市民失踪事件,我们的警官经过调查发现,应该是同一个人在作怪,对比了数具已经被发现的市民遗体,发现她们——”

“她们?”

“是的,都是女性。”警察局长双手叠加在一起,神色凝重地说:“都——被强  女干了。然后身体上有多出刀伤。”

“——!”绿谷先是感到震惊,浑身一抖然后立刻弹起,随后又慢慢冷静下来,坐回位置上。

比起这个消息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警察局长要找他,找他这个谍报机关的负责人。

“啊……”警察局长这次把额头抵在叠加双手的手背上,沉默了几秒,才说,“我和……那个嫌疑人……是交好……”


那你也不能以公为私吧……


绿谷刚想吐槽,但是在他想要说话之前,警察局长就先开口了:“那个人是几年将要进行选举的现任市长特里斯曼,而且我们对所有的遗体进行检查后,大部分的遗体都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没有指纹没有米青液,唯一发现的只有一位女性的子  宫里发现了一点点的米青液,经检测是市长的,但只有这一个线索,我们很难进行判断是否全部的案件都是市长犯的。你也知道,特里斯曼他的支持率还算蛮高的。”

“但是,我也知道,只凭这一点的话你们我也是请不来的。所以根据信上所说的,关于血界眷属的事,我也会一五一十地告诉你——”

»»»»»»»

“就是这样——”绿谷说道,“他说,有内部人士举报称在市长家里发现了类似血界眷属的存在,所以这一次的任务就是,要确定是否真的是市长犯罪和找到他有帮助血界眷属的证据。”

绿谷有些担心地看着眼前一个头发半红半白的少年和一个有着金色头发的少女,也是今年的新人之一,笑了笑:“当然,如果无功而返的话我也不会责怪你们的,尽力去干吧!”

“唔嗯,交给我吧!虽然是个新人有很多地方还不太了解,但是我会尽力去干好的!”金发的少女高兴地跳起来,双马尾也跟着在空中摆动。

“……”绿谷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脸颊,突然回想起了自己去招人时对方如此说道:“她的实力虽然很强,但是性格缺点是比较自大,总想着自己一个人能解决所有问题,希望您不介意。”

“那么,爱丽莎女士,如果还想了解更多有关这次任务的细节的话,资料室里面有哦!”

“嗯嗯!谢谢局长!”这个名为爱丽莎的少女向绿谷鞠了一躬,然后一蹦一跳地走向门口。

“那么轰君”

“前辈——”门口传来爱丽莎的声音,“不走吗?”她扭过脑袋,红色的瞳孔紧盯着轰焦冻的背影。

绿谷突然感到一阵寒气,同时与爱丽莎对上了视线——那是如同野兽窥视这鹿群。

“我还有点事要找局长,你先去吧。”

“啊、是吗?”爱丽莎歪了歪脑袋,露出了微笑,“那么我先走了,前辈。”

“呼……啊啊,多谢解救,轰君。”绿谷按了按自己不停乱跳的小心脏,“唔啊——刚刚还以为是小胜在盯着我呢……好可怕好可怕……”

“绿谷,你说这一次他会行动,对吗?”

“嗯,”绿谷从桌面上的文件袋里翻出一张图片,指给轰看:“人狼杀手——克莱因,有人说他和一个血界眷属做了交易,获得了感知人狼的力量。”

“……”轰右手抵着下巴,另一只手垫在右手下面,过了一会儿才开口:“……是我……没有把他除掉吗……?”

“唉唉唉啊啊?没有没有,是他运气好啦!先不要自责了轰君。”

“比起这个……”

“啊,对了轰君,关于血界眷属的相关信息在资料室哦,顺便帮我问一下爱丽莎她的符碟决定好了吗。”绿谷再次不好意思地笑着,“我忘记问了……”

“……”轰浅浅地叹了口气,把照片收起放在衣服的口袋里。

目送轰离开后,绿谷慢慢地坐下,用钥匙打开柜子,拿出里面的名单:“一,二,三,四,五……”

数到第十六名的爱丽莎的编号时,他停下来,露出微笑,“齐了。”

»»»»»»»

轰还没有走到资料室,爱丽莎就已经出来了,她看了一眼轰后,不紧不慢地走来。

“啊——前辈终于来了。”爱丽莎没有露出一丝兴奋的表情。“太慢了,全部资料我都弄好了。”

“抱歉,和局长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商讨。”

爱丽莎皱起了眉头,一脸不爽地看着他。

为什么局长有重要的事不对全部人说反而只告诉他一个人啊!

“……爱丽莎,你的符碟确定好了吗?”

“为什么……啊,没有呢。”爱丽莎慌忙改口。“我不知道要填什么好,毕竟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留恋哦。”

轰看着她,向她拿了一份装有这次任务资料的文件袋,两人一起离开了人狼局。

两人在路上没说一句话,一个不愿意,一个本来就不多话。

知道快到分叉路口时,轰才叫住她:“爱丽莎,”

“嗯?”

“符碟是很重要的东西,一定要好好思考。”

“这次任务很难吗……”爱丽莎盯着他,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真信任你啊,局长。”


»»»»»»

少女血红色的瞳孔,紧紧地盯着他。

他想起了多年前与爆豪胜己的第一次相遇。

毫不浪漫相遇

»»»»»»

组织杠把子的爆豪胜己不需要任何援助,各种意义上的。

所以当他听说这一次任务社长给他派了一名人狼局的成员协助时,他差点要抬手轰掉他的老板。

尽管他知道自己百分之九十会败下阵来。

“冷、冷静,爆豪少年……”穿着过时超人服的肌肉男(雾)看出了他的暴躁,赶忙阻止。

“这一次任务我们担心你可能会……”

“嘭!”

欧鲁迈特看着有一个烧焦的窟窿的桌子,先别提他多心疼那些重要文件了,当前最紧要的是怎么让眼前的少年冷静下来——

“打扰了社长,人狼局的轰焦冻先生来了。”副社长的声音透过大门传来。

“请……请进……”欧鲁迈特偏着脑袋看着大门,只见一个少年单手推开厚重的木门,进入了社长室,向欧鲁迈特鞠了一躬后,开始自我介绍:“我是人狼局的轰焦冻,请多指教。”

简洁的介绍。

“啧,”欧鲁迈特身旁的爆豪胜己咂咂嘴,用个性让自己加速飙到大门,单手按在轰脑袋旁的木板区域,“你他 娘 的就是人狼局的家伙吗?”

发色半红半白的少年将视线移向别的地方。

“……刚刚说过了。”

“嘭!”

热浪将他柔软的发丝吹起。

“回答老子的问题,你这半红半白的阴阳脸!”

“……”沉默。

爆豪一把抓起他的衣领,想把他拎起来,却发现眼前的人不见了。

爆豪再次确认自己刚刚是否有抓住他的衣领,答案是有。

“啊啊,爆豪少年可能还不知道吧。”欧鲁迈特突然说道:“轰少年是人狼局的,也就是说他是人狼,人狼可以稀释自己的存在感,一般人,不可以说是就连我们也不能察觉到呢。相当于把自己融入空气中。”

“那老子就把这层楼都炸了!”

“别!别别别!爆豪少年啊,你就算把这座城市都炸了,也不可能伤到存在稀释了的他们。”欧鲁迈特赶忙阻止,“你觉得,你能把接近分子的他们炸成什么样子呢?”

就在这时,爆豪感觉自己的右脚跟处传来一阵寒意。

现在还不是冬天,理论上不可能会有这种感觉。

爆豪反手往右脚跟处轰炸。

“听阴险的啊阴阳脸,”爆豪转过身子,看见半红半白的脑袋低垂着,他一手捂着左边的腰,几滴红色的血液滴在地板,而他捂着的地方冒出一丝烟。

轰抬起头,右手放出一栋冰墙。

然后冰墙被爆破了。

但是爆豪却没有看到那个半红半白的脑袋,连地上的血液都仿佛消失了一样。

“切!跟个懦夫一样。”爆豪脱下外套,只留一件白衬衫,双手握拳,“来啊,你敢出现一次,老子就把你轰成渣一次!”

欧鲁迈特十分心疼地看着烧焦的办公桌、门和地面,默默地按着额头流泪。

预算,告急啊……

»»»»»»

轰记得那一次几乎把整个社长室都弄的破破烂烂的,最后还是社长,欧鲁迈特怒气冲冲地隔开两人。

他们没有分出胜负,但后面一段时间也没有,只有一次在轰头痛时爆豪获得了胜利。

也就是在那一次……

“哔——”手机的震动打断了轰焦冻的回忆,拿起来发现正好是爆豪,他按了接通键。

“喂!半边脸,帮我去商店买一个东西。”

“嗯。”

但是电话那头很久都没有传来声音,正当轰想要询问时,爆豪才开口:“买个……花瓶。”

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来。

“那个老太婆,下周居然他 妈 的要过来!”






tbc.


补充一下,爆豪说的老太婆是爆豪的母亲,由于她第一次来该城市想带些纪念品回去。不得不说我找不到什么好的纪念品了,所以还是照搬幻界战线里钱小姐买花瓶里的情节……

另外,这是个人第一篇我英同人……感觉理科生写文章……好难啊……(´°̥̥̥̥̥̥̥̥ω°̥̥̥̥̥̥̥̥`)说不定我会坑呢,会坑……作

业都不想写的我可以去死了吧?(柏枝笑)

希望各位喜欢

以上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