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桐之音

这里以后大概只放翻唱的歌了,各位要看文去找我小号:斐林试剂要xing配xing用
之前为了看文关注的朋友可以取关了( '▿ ' )

【爆轰】极度稀释(2)

不多说我的记叙文水平还停留在小学水平,看看这乏味的流水账——

看来我是一辈子也别想交到女朋友了(笑)
毕竟你们能想象一个高中生被语文老师叫去办公室谈记叙文写作方法的人能写出好东西吗?
不可能的!

就像一月霸权不可能是pop子一样,那是人类古兰经。

▲ooc ooc注意,我把他们写崩了,尴尬癌患者请点举报( '▿ ' )

请往下滚







»»»»»»»»»»»»»»»»»»»»»»»»»»»»»»»»»»»»»»»»»»»

“咔嚓”

“胜己,我回来了。”轰脱下皮鞋,踏上玄关的地板,但是爆豪的声音迟迟没有传出,轰也只闻到饭菜的香气。

轰将自己稀释了,走进客厅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然后等待着爆豪胜己一回头一脸不爽的表情并且大声质问:“你个阴阳脸回来也不说一声想干嘛啊!”

想吓你。

“你以为我会被你吓到吗,你个阴阳脸混蛋。”爆豪侧着脑袋看着他,“你一进门我就注意到了,别想用以前的花招骗我了你这家伙。”

“……”轰见心思被看穿,从身旁抓起一个黄色的虎纹猫抱枕,紧紧地搂在怀里。

“抓那么紧也没有用的,”爆豪从厨房里出来,端着一个似乎装了很多东西的大碗放在餐桌上,“吃饭了荞麦面毁灭机。”随后又端出一个盘子,轰还没有看清是什么,就猜想后者定是荞麦面,然后把猫咪抱枕放到一边,从沙发上下来,似乎是用小跑赶到餐桌。

然后爆豪把那个大碗的,推给了他。


轰看着眼前爆豪给自己做的晚餐:可以说是金黄色的汤的颜色,汤上漂着翠绿色的葱花,而荞麦面上还放了几块肉片和两只虾……

出乎意料了……!

轰如此想到。

“……”轰看了一眼爆豪的盘子,想知道他是不是弄错了,但他看见的却是辣咖喱。轰犹豫地望着眼前的汤面,问道:“胜己……是不是,弄错了……”

他多么希望爆豪能够说“是的”。

“当然没错。”

爆豪静静地说出了残忍的事实。

“……”轰用手指把其中一支筷子按着滚一段距离,后往回滚“我以为……是凉拌的。”

“喂,轰!你不要不给面子啊,给你做不错了。”

“……”轰还是不想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再次挣扎着想要让这碗面变成另一种符合他幻想的的东西,“……胜己,我想吃凉拌的。”

“啧。”爆豪抬头看了轰一眼,扔下勺子,指着他说,“你不吃倒了,但老子不会再做。”

幻想终究是幻想罢了。

»»»»»»

吃完饭抱着猫咪抱枕看这电视中新闻的轰突然想起下午爆豪给他打来的电话,立刻放下抱枕,走到房间里把花瓶拿出来。而当他回到客厅时,爆豪已经洗完碗,整个人侧躺在长沙发上,把轰刚刚坐的位置也霸占了。

轰把花瓶放在茶几上,又从爆豪的腰与沙发靠背间把被挤得可怜的猫咪抱枕想要扯出来。

爆豪感觉不舒服,连忙喊道:“喂!干嘛呢轰焦冻!”

被叫了全名的人生气地抿了抿嘴,然后使劲一扯,由于惯性把它扯出来后向后倒下,又立刻用手扶住茶几防止自己倒在地上。

“你啊,不会叫人吗?啊?”

“……是你明知这里有它也不把他放好。”

“啧。”爆豪撑起身子,不再保持侧躺的姿势看电视。

轰立刻抱着猫咪抱枕坐在一旁,把下巴放到抱枕的头上。

“……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犯人也不是不可能被抓到的。”

“那么,副市长先生,我还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

看着电视新闻频道上一个小角落里标注着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特邀嘉宾:副市长”的字,轰突然想起绿谷给他们派发的监视市长的任务,想着帮助这个城市把经济重新振兴的人为什么会做出违反法律的事情时,传来了爆豪的声音。

“喂,明天,你要出差吧。”

轰歪歪脑袋想知道他是从哪里知道的,但还是先做出肯定:“嗯。”

“大概多久。”

“不知道,因为是监视,所以需要两三天吧。”

“这么长!”爆豪把双手插进裤袋里。“去找臭久退了!”

“不行,胜己。我已经接下了。”

“老子管你啊!先说好,你敢去,老子也敢让你明天去不了!”

轰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正要摆好迎战姿势,下一秒措不及防被爆豪,扑倒按在地上:“老子他  妈干得你去做不了那个鬼任务!”

好的现在轰焦冻明白了,所谓让他去不了的意思原来不是把他打得起不来。

但是轰觉得应该制止爆豪的恶劣行为。

“胜己,明天的任务,很重要。”轰握住了爆豪按在轰右方的地板上的手。

“哈?”

“有关血界眷属。”轰握得更紧了,摆出一副“我很严肃”的表情,看着爆豪。

“……”爆豪沉默了一下,从轰身上起来,等到轰也把自己的半个身子撑起来的时候——

朝着他腹部来了一发重拳。

当然也被轰格挡住了。

“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阴阳脸。”

爆豪连几年前对轰的蔑称都用上了,怕是不能让轰感觉到他色不快似的。

“……”轰有一瞬间想利用自己身为人狼的特质将自己的存在稀释等对方冷静下来再出现或者干脆直接等到要去人狼局时再现身,避免与爆豪进行战斗,因为明天的确是一个艰难的任务,局长也就是绿谷蛮重视的,但是他的自尊心不允许他这么做。

如果是利用自己的个性和体术的话,也是可以一战的。

轰这么想着,看见爆豪双手向后使用了自己的个性,利用爆炸产生的反作用力向轰冲来。

»»»»»»»

最终他们不仅打了一架还干了一炮( '▿ ' )

»»»»»»

轰从床上起来,没有看见爆豪,于是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发现有两条短信息,一条是爆豪的关于早饭的,还有一条是绿谷发来的:

“轰君,今下午集中。”

轰又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接近十点,从床上下来,从衣柜里找出执行任务时使用的紧身衣,又拿起昨天晚上被扔在椅子上的西装,但看见上面的白色污渍后又放下,只好从衣柜里找出一件干净的西装。

然后他经过放在角落头的等身试衣镜前发现自己——




他  妈  的什么都没穿?

哦该死。

轰焦冻此时脑子里冒出这个句子。

少见的,想到了粗口。

tbc.

不可能有车的,我跟你们讲不可能的( '▿ ' )

我还是太耿直,不敢写那种涉及生物知识的东西。我还是挺怕生物老师上lof看见我发有毁伟大学校的东西然后顺着网线找到我来教育我的( '▿ ' )

笑容僵硬.jpg

废话:立个flag,不可能会有人喜欢一个男人写的bl文,就像我是不可能抽出梅林一样(题外话请无视)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