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桐之音

这里以后大概只放翻唱的歌了,各位要看文去找我小号:斐林试剂要xing配xing用
之前为了看文关注的朋友可以取关了( '▿ ' )

【爆轰】极度稀释(3)

▲剧情有问题,细节不详细,如果有机会,我会来补齐。

1.符碟:人狼完全稀释后连自己都不能控制自己的形态,那也是人狼最终的形态,大部分人狼都不会冒着个险因为一旦完全稀释是很有可能回不来的。符碟则是帮助人狼重新回到这边世界的工具,由于十分重要不能乱填,因此一些高难度任务都会交给已经定好符碟且较易实现的人狼成员来做。

2.人狼完全稀释会抹消一切有关他们的存在,但并不是失忆,认识你的人还是认识你,只是有关你的一切都变得和空气一样了,难以让人感知,时间长了则会被人忘记。所以绿谷出久会在每一天结束任务时看一遍名单,因为一旦发生什么事他都会通过名单确认,毕竟存在完全抹消的话,人的大脑是不可能记住的,有句俗话叫:好记忆不如烂笔头。

3.嫌我啰嗦可以举报,但请和平相处。










»»»»»»»»»»»»»»»»»»»»»»»»»»»»»»»»»»»»»»»»»»

午饭爆豪没有给他做好便当,轰只好来到局里的饭堂解决。虽然很多成员都抱怨局里饭堂的饭菜难吃得让英裔成员都想回祖国试试那儿的饭菜,但是轰却很喜欢这里。



毕竟是轰·永远喜爱荞麦面·焦冻先生,人称:荞麦面王子,在和爆豪胜己在一起前有自己的车有自己的房但偏偏不会做饭菜所以一直在局里的饭堂吃饭,不吃别的,就吃凉拌荞麦面。虽然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称呼到底是谁先叫起来的,但是渐渐地都这么叫起来了。轰焦冻和绿谷出久本来是唯二能和厨房工作人员打好关系的人,但是绿谷局长最近似乎是告白大作战成功了,只剩下时不时没有男朋友帮自己做便当的轰焦冻先生能让饭堂阿姨露出和蔼笑容对待了。

“给,小轰。”饭堂阿姨递给轰一盘凉拌荞麦面,由于饭堂阿姨大都是五十出头的人了,都喜欢叫他小轰,而如果是大叔的话会直接叫他“轰君”。

“谢谢。”轰微微鞠了一躬,端着荞麦面离开了。

他找到了位置坐下来,但“我开动了”还没说出口,就被人打扰:“我能坐这里吗?轰君。”

轰抬起头,是八百万百。

»»»»»»

绿谷不喜欢冒险,冒险对他来说只能是在自己和伙伴受到威胁时他才会去做的事。

当他从轰那儿得知爱丽莎的符碟可能还没有决定好时,他再次打电话向爱丽莎进行确认,虽然爱丽莎多次用含糊的回答来敷衍了事,好在绿谷有足够的耐心,得到了最终的答案:目前,还不清楚选什么。

绿谷本来就不太希望新人来参加这么危险的任务,但是爱丽莎不断地向他发出申请,说句实话,如果她愿意把精力和毅力放在一些适合她目前能力的任务甚至更低难度的人去他都不会介意,新人毕竟还是要好好地适应适应环境吧?但是爱丽莎偏偏喜欢这些高难度任务,他曾经试图拒绝,得到的是她紧皱这眉头,眯着眼睛,一副这个机关的女王的姿态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手里拿着一大沓申请书重重地拍在绿谷脸上,然后冷冷地说道:“局长,你懂。”然后一句话也不再说,直直地盯着比她高了一个头的局长有些尴尬地握着她的报告书。

感觉就像被小胜盯着,但不是怒气冲冲地盯着。

绿谷回想起来这么觉得。

然后第二天他又被盯了,虽然爱丽莎表面上看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感觉当时整个局长室里就差百分之二十五的体积就全都是她的怨气和怒气了。

这个新人真的令他头疼,再加上符碟仍未确定,爱丽莎这次出任务风险很大,但是这也是能让她得到锻炼的好机会,毕竟是个人才,将来总算是会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事物的。

于是绿谷叫来了八百万百,以前班里的同学,局里的第二王牌、看板娘。

»»»»»»

“轰君,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八百万。”

然后谈话陷入僵局,轰吃他的凉拌荞麦面,八百万则解决她自己带来的便当。

吃饭的时候不说话是很常见,但是这种事情发生在同事间却让人觉得有些微妙。

当八百万百解决了主菜,拎起一颗圣女果时,她才进行了发言:“爱丽莎的符碟,还是没有准备好。我今天和她对话了。”

“那的确是比较难的事。”轰想起了自己的第一件符碟,那花了他整整两个星期来思考也没能决定,虽然最后还是定了下来,不过又被另一个更加方便的符碟取代了。

“的确,我也花了一段时间来决定,所以与其让爱丽莎草率决定,不如让她好好想想再做决定。”八百万百吃下一个圣女果,吞下后才说:“绿谷……不,局长还是更希望他能让爱丽莎退出这次的活动。毕竟对于她来说,这个任务难度有些高。”

“……我也是这么认为。”八百万百握紧了拳头。

“八百万,”八百万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自己之前最敬佩的同学这么说道:“爱丽莎她还是新人,所以我们必须要保护好她。”

与之对上视线——

“我也相信,我们一定能保护好她的。”




他用自信的微笑击碎了八百万百的担心。

»»»»»»»

从位于郊外的人狼局坐车到中心商务区需要一定时间,尽管走的是环城高速还是需要一个钟。

对于轰和八百万来说足够再一次确认任务要求和注意事项了。

看到前辈们能“自由活动”而自己却还在那里听局长的长篇大论,爱丽莎脑门上都快冒青筋了。

“爱丽莎小姐,符碟可是人狼在极度稀释后回到这个世界的唯一方法,请一定要仔细思考然后做出不会让你后悔的决定。说实话我并不建议你参加这次任务,你还年轻,经验还不够多,而且最最重要的是你的符碟还没决定好,我建议你……”

哦!我的天!局长你都可以去参加市长选举了!

爱丽莎看向一旁正在翻阅此次任务资料的轰,对方似乎察觉到了她的视线,放下资料问道:“怎么了吗?”当然,只是做个口型,没有发出声音。

爱丽莎总觉得来自前辈的关心和局长的担心十分多余,但与其面对全局第一的前辈不如听和蔼局长的“教导”。

“……然后是关于克莱因的,我们只知道他有可能出现,毕竟你的前辈,也就是轰焦冻他们在某一次专门针对他的刺杀行动时仅仅是把他打成重伤,并令他失明。本来我们以为他已经死去才对可是这一次他重出江湖。从我们的一些同行那里听说,他已经杀害了超过30名人狼。”

绿谷双手交叉,手肘抵着桌面,说道:“爱丽莎,如果你遇见他……我希望你能立刻通知轰和八百万。我不希望你遇到危险。”

“……”

爱丽莎又看了一眼身后的前辈们,他们已经开始装备好手枪了,而周围的景物由黑黝黝没有一点光亮的郊外景色变成了耸立的高楼。

“都准备好了吗?”

“嗯。还有一把手枪,是爱丽莎的。”

爱丽莎沉思了一会儿,应道:“……好。”

绿谷听到了她的回应,安心地叹了口气。

当司机把车停下,并对车上众人说“到了”后,绿谷站了起来,说:“那么,出发吧。三天后见。”

看着前辈们已经跳下了车,爱丽莎向前迈出一步。

»»»»»»

三人在人群中逐渐稀释自己的存在,并朝着目标建筑物直线前进。

当到了市长所住在的别墅门前,轰焦冻作为小队最强战斗力负责寻找克莱因,也就是人狼杀手的蛛丝马迹,会从正门光明正大地进入。八百万百负责血界眷属相关信息的收集会从地下室开始排查,而爱丽莎则是负责观察市长是否有犯罪的嫌疑。

爱丽莎感觉自己被瞧不起似的,被派去做最容易的任务,但她还是跳到了二楼的大阳台。

按照今天发的这栋别墅的规划图,阳台连着的走廊背对花园的左边第一间就是主卧室。爱丽莎伸出个脑袋看了看房间的布置:一张大床摆在中间,窗户对着的似乎是花园,此时窗帘已经被拉上。

从大床的豪华程度大致可以判断这应该是市长的卧室,要不就是市长夫人的卧室。从市长的详细资料可知奥里斯特兰市本届市长比较年轻,年仅36岁就当上了市长,而且婚姻状况未婚。


那么市长夫人选项排除~


爱丽莎开心地想,找到一个角落坐下来,打开摄像机和放在裤袋里的录音笔。

现在她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



但是门突然被打开,两个个身着管家服的男人一前一后地搬着一个旅行箱进入了卧室。

他们在仔细观察了房间后,又把衣柜打开检查里面的每一个隔间。

差不多把整个卧室翻过来找一遍后,他们又把翻乱的东西全部放回原位。

爱丽莎当然不会被他们发现。

但她有些在意箱子里的东西是什么,只见两人相互点了点头,然后一起把衣柜推出一个只有一个人侧身能容纳的空间,在墙上又摸又按,不知过了多久,爱丽莎听见了齿轮咬合的声音,立刻站起来,跟在他们的身后。只见那两位管家面前的墙壁像一个移动门一样打开————

是一个电梯。

爱丽莎觉得事情不对头,把摄像机放在衣柜上,调整好角度正对着床铺,再把录音笔放进床头柜的第二层抽屉,出乎她意料的是,里面都是一大沓一大沓的票据。她把录音笔放在这些一沓一沓的票据的缝隙间,又用几沓票据盖住缝隙。然后跟了上去。

电梯很小,只能容纳三人。两名管家加上一个旅行箱刚刚好塞满,但是爱丽莎能够稀释自身的存在,她蹲在旅行箱上,计算着下降的时间。


花了大概6秒,也就是差不多四层楼的样子。
那么我现在是在地下室吗?

爱丽莎想着,跟着两名管家出了电梯。

是一个没有开灯的实验室一样的房间。距离电梯右方远处角落有微弱的绿色光芒。

“呼哈——!”眼前的管家伸了个懒腰,随手开了灯。

“啊啊终于到了,每次做这种事都觉得很累啊……非要检查房间什么的……”

“那你们可以辞退哦。”

爱丽莎突然想起自己没有打开录音笔,她立刻拿出一支来。

“别别别克莱因先生!”两个管家异口同声地说道,“我们可不想被抽掉脑子呢!”

啪。

录音笔掉在地上。

“那还不快走!怕不是我真要抽掉你们脑子!”名为克莱因的男人隔着好几张堆满档案的工作台大声说道。

爱丽莎立刻蹲下捡起,又站起来。

克莱因没有回头,说明他没看见她,或者说他还没察觉到自己的存在


大丰收。


爱丽莎脑袋里窜出这个词语。

她的前辈,轰焦冻的那份功劳,现在是她的了。

她从她站着的地方开始冲刺,伸出手想要穿过这个戴着巨大帽子的人狼杀手的胸膛,触碰他的心脏。





“咳——!”

爱丽莎回过神来时,周围的景色都在后退,手脚都被水管一样粗的肉色的东西绑住。

“呃嗯嗯嗯——!”感受到背部的撞击,爱丽莎疑惑地看着眼前不断靠近的男人。她明明把自己的存在稀释到了能够穿透水泥板的程度,但是她却没有穿透这个实验室的地板。

“嗯——让我看看。”男人凑了上来,爱丽莎闻到了一股腥臭味,想要捂着鼻子,奈何手已经被绑住,只好屏住呼吸。

“不是啊……真遗憾。”

爱丽莎觉得腥臭味稍微淡了一些之后,才大口吸气。迷迷糊糊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这些绑住她手脚的东西有点像网上说的“触手”这种东西,似乎是从男人的头上冒出来的。虽然男人十分失望地说道,但是绑在自己手和脚上的“触手”并没有放松的意思。爱丽莎试着挣脱,却换来更紧的束缚。

“啊啊,请不要试图挣脱。这些都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哦,它们都与我的大脑和神经相接,所以你想做什么我都是知道的。”

爱丽莎再次尝试移动手腕,这次她想试着让手触碰到这些恶心的、散发着鱼腥味的东西。

但是它们立刻收紧,疼的爱丽莎忍不住大声呻吟。

“请注意小人狼,这些家伙的力气甚至比一个跆拳道黑道三段的男人都大,你当然不希望自己的手腕被硬生生绞断吧?”

他的右手伸向爱丽莎的左胸,令她惊讶的是,他的手穿透了她的身体,随后爱丽莎感觉心脏不规律地一缩——

“可别说受不了小母狗,这可是你们最喜欢用的招数啊。你肯定会想:哦!本来应该我抓着他的心脏的,为什么现在反过来了呢?真的是很奇怪对吧?”

爱丽莎突然感觉自己像是被拎起了一样,同时心脏传来一阵剧痛。

“可别怪我没有说过,小母狗。”

他头上的触手突然向他的身后伸去,紧随而来的是一阵枪响,然后再也没有声音。

»»»»»»

八百万百在听到似乎是爱丽莎的呻吟时,立刻跑向声源处,当她看到被按在地上的爱丽莎扭曲着表情不服输似的瞪着某个奇怪的身影,她立刻向轰汇报地点和简单的情况,掏出手枪指着眼前的人。

人狼使用手枪要想得到效果就要实体化。

但是八百万百认为在接近目标前,保持稀释会比较好。正当她一点一点地靠近眼前的男人时,他把右手伸向了爱丽莎的左胸。那时候八百万百还不知道这个男人,人狼杀手疑是人物到底要对爱丽莎做什么时,他突然说道:“可别怪我没有说过,小母狗。”

然后是一堆触手向她扑来,八百万百慌忙朝男人的头部开了一枪,然后翻滚到右侧的地面,试图将自己的存在进一步稀释,并在这个房间里不断跑动。


如果真的是人狼杀手的话——

至少、至少让我拖延几秒!

在轰没有赶到之前请一定要坚持住,爱丽莎!


八百万默默地祈祷。

“啊啊,不要乱动啊。”男人说道。

八百万听了两次男人的声音后完全确认,他就是克莱因。但是他的样貌与几年前的他变得完全不同了,她只从绿谷那里知道克莱因从一位血界眷属那里再一次获得了感知人狼的力量,但是不知道他已经经历了数次大大小小的整形手术,把他弄成今天这幅模样。

克莱因叹了一口气,他实在不想浪费时间和这个老练的人狼玩追逐游戏。他控制一根触手拉下电闸,整个实验室瞬间变得黑暗。对于人狼来说,黑暗反而是他们最好的保护色,八百万百有些不解,但是没有减缓速度。

克莱因打开了绑在他头带上的LED灯,然后再次拉闸。

黑暗的房间瞬间被点亮。

八百万百因为眼镜受到了刺激,双臂遮住眼睛,同时速度也放缓了。

后来八百万百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时,已经被按在墙上了,自己的脖子被一只手掐住。她并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在大概10米的距离怎么可能两只手能控制两个人。

“那么——还剩下一个,轰焦冻,这头公狗,什么时候会来呢?”

“轰——!别过来……!通、知……局……长……”八百万百挤出了最后一丝氧气,想要告诉同班自己战败的事实。

但是克莱因突然把脸凑上来:“好久不见啊八百万。上一次你们把我打残的帐好像还没算完呢。”他捻起八百万百挂在耳朵上的无限耳机,对着它说道,“轰焦冻,你也不希望你的同班被杀死吧?我会等着你。等抓到了你,我会让你感受绝望的!咕哈哈!咕哈哈哈哈哈哈——!”


真他   妈的难听!


爱丽莎这么想着。

手指动了一下,不料那个人的脑袋突然在眼前放大:“可别乱动啊小母狗。你大爷我有的是招儿把你们慢慢弄死所以别那么心急,毕竟你们还有用。”

“你们可是能让那个半红半白的蠢狗露出绝望表情的最佳材料啊——!”

“你说我们能让轰绝望,是怎么个绝望法呢?”

八百万百感觉喉咙透进一丝空气,立刻问道,她把克莱因的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这样他就有可能不去伤害爱丽莎。

“哦,其实你想问的是为什么我的眼睛被你们折腾瞎了却还能感觉到你们吗?”

“答案就是这些可爱的触手们啊八百万百。”

他扬起孩子般炫耀的笑容,说道:“即使是空气中的尘埃,也能感知的他们,你们怎么可能敌得过它们呢?”


——“我不认为。”

像是被冰锥击穿一样,克莱因仿佛被时间暂停一样僵住了一会儿,他扬起了更大笑容,脸上的皮肤全都皱了起来,然后立刻眯着眼睛盯着站在他面前显得渺小的人类,不,是人狼。

咬牙切齿地说出这个名字:“轰、焦、冻!”



tbc.

还剩两篇……我尽量在春节前搞完……当然,懒是另一回事了。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