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桐之音

这里以后大概只放翻唱的歌了,各位要看文去找我小号:斐林试剂要xing配xing用
之前为了看文关注的朋友可以取关了( '▿ ' )

【爆轰】极度稀释(4)

对不起我玩游戏玩太久了,最后一段今天下午出。

觉得我差劲的朋友请取关举报黑名单三连谢谢。

爆字数了(哭)

↓↓↓↓↓↓↓↓↓↓








轰看了一眼被绑在地上的爱丽莎和八百万百,正在思考如何解救她们时,克莱因的脸突然在他面前出现,轰下意识地想往后退但眼角瞄见在他背后从上往下扑来的触手又急忙弯下腰,向自己的左侧移了一大步好使自己的身体完全离开那些触手的捕捉范围。

而当他躲开那些攻击时,右手再自己与克莱因只见一挥,释放了一道而米高的冰墙,然后迅速跑向离他最近的爱丽莎。

“……前、前辈?!”爱丽莎稍显惊讶地看着向她跑来的轰,说实话她根本不想让轰见到如此难堪的自己,只能低下头,不去看轰。

“爱丽莎,没事吧。”

“……”爱丽莎抿了抿嘴,许久才摇摇头,吐出一个词:“嗯……”

“稍等片刻。”轰焦冻从战斗服的右小腿处抽出小刀,尝试切下绑在爱丽莎手脚上的触手。但是当轰焦冻才切下爱丽莎右手的触手时,轰听见了冰块破碎的声音,立刻把爱丽莎左手上的触手切下,然后把小刀塞进爱丽莎的手中。

“自己解决了之后去帮八百万,我来拖住他。”

“呃……”爱丽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轰已经向着克莱因的方向跑去,右手放在胸前并且已经冒着白色的雾气,准备在克莱因突破冰墙的那一刻就把他的行动限制住,然后再给他以致命一击。

然而就是在那一刻,后方的爱丽莎突然发出了惨叫声——

»»»»»»»

爱丽莎在即将把左脚,也就是最后被限制的部位解放出来时,突然感觉心脏一阵不规律地抽搐,然后突然紧缩。

爱丽莎突然想到她在被限制身体移动时,穿透了左胸的手,可是现在她的左胸上什么也看不见,可是心脏却好像还是被人控制着。

心肌突然被动紧缩,爱丽莎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吓到,同时惨叫声从口中不可抑制地蹦出。

视线变迷糊了,眼前等等景色像是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雾,她甚至连轰焦冻的发色都看不清。

不用想也知道,此时的自己的姿态是多么的难看。

“唔……”心脏的挤压感消失了,但是还是能够感觉到那只手的存在。



真是……糟糕到家了……


爱丽莎闭上双眼,不再去看什么,也不想再看什么。

“够了……”她轻喃道,她绝不想经历第二次心脏被人抓在手中的感觉,但她还是做好了随时都有可能再次被那个人狼杀手、克莱因一击毙命的准备。

»»»»»»»

“我劝你最好别乱动,轰焦冻。你可不想让你的同伴再次陷入危险之中吧?”克莱因看着似乎昏过去的金发少女,呼哧呼哧地笑了。

他记得上一次轰和他的前辈们一起对付他的场景。

那个红白相见头发的少年运用他的个性协助老一辈的人狼们多次把他逼近绝路,但是看见他因为自己的不成熟而害死了一位人狼时悲愤和绝望交织在一起的表情,克莱因是第二次觉得自己成为人狼杀手是有意义的。第一次是将杀害自己双亲的那个人狼亲手杀死时,第二次则是首次遇见轰焦冻时;然后是第三次,对曾经重伤自己的轰焦冻和以前参与那次抓捕的人狼们的报复时,那只是预期,情况有变,他发现这一次偶然地帮助市长阻止人狼的调查让他能够将目前最棘手的家伙干掉也是不错的。

“请不要乱动,轰焦冻先生。”克莱因渐渐露出了笑容,“为了你的同班的安危,请不要乱动,你可不想在死前听到的都是同班们的惨叫吧?那样你可能会在平原上一遍又一遍的回想起这噩梦般的最后一刻吧?而且——”

“如果不乖乖地站着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我不能漂亮地切下你的脑袋,好把它展现给你的朋友们看,甚至是好好地被放在展览柜里。”

“可以不要违抗我吗?”

克莱因一步一步地走向轰焦冻,并且指示还没有被割伤的触手限制住他的动作。

得到的结果很好,轰焦冻的确没有移动一下,他甚至在那些触手缠上他的身体时做出一点反抗。

克莱因信心满满地走到轰焦冻面前,并且把本来抓着爱丽莎和八百万百的手抽出来,他想用自己的手来杀死眼前这个家伙,而不是头上那些换来的东西。

“我还是有仁慈之心的。”克莱因双手握着轰的脖子,“虽然我很讨厌人狼,但是遗言什么的我会帮你好好传达哦!毕竟看着你们这些高傲的人狼绝望地说出自己爱着的人或者愤怒地喊着我的名字时,真的很令人满足啊——!你有什么话要说吗?慢点来也没关系,今晚上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我也会一字不漏地传达给你爱着的人哦。”

“……啰……”克莱因确定自己还没有掐着他的气管,声音太小声了,他根本听不见,于是凑近了想要听清楚。

“好啰嗦啊,你就不能别那么多废话吗。”轰快速地说完这句话,抬起头轻蔑地看着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轰只感觉本来紧捆着自己的那些触手收缩得更加厉害了,像是要把人挤成肉酱。

“行啊,我成全你。”

与之同时,脖子受到的压力也突然增大。


»»»»»»

克莱因突然感觉不到眼前的人狼的气息。

他撕扯着头上的触手,一脸懊悔而愤怒地望着四周,周围能够感觉到的人狼只有轰来到之前的那两个人狼。

“可恶——!一瞬间就稀释了自己的存在吗!”克莱因松开触手们,并且指示他们把感知能力提升一个档次,同时加大捆绑爱丽莎和八百万百的力度。

还是只能感觉到两个人狼。

此时克莱因已经能够感知空气中看不见的灰尘了,此时它们的冲击力还只是大雨时候雨滴打到人身上的感觉。


还能撑住……


克莱因这么想着,再次把感知度提升,这次直接提升了两个等级,他立刻感觉到犹如盘子大小的冰雹砸在身上的感觉,并艰难地控制绑住爱丽莎和八百万百的触手们,然后寻找轰焦冻的身影。

“不在……不在……”他强忍着疼痛,喉咙只能发出细小的声音。

“……到底在哪里啊啊啊啊啊!”克莱因再次下达指令,这一次他直接把感知度提升到最高等级——

这次他几乎要被如同陨石坠落的感觉给震得晕过去,但是他又因为感觉到第三个人狼的存在惊喜得清醒过来,想要马上往新出现的反应扑过去,但是那个反应立刻又消失了。

克莱因终于跪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脑袋,撕心裂肺地喊着他的名字:

“轰——焦——冻——!!!”

由于撕裂大脑一般的疼痛的折磨,以及感觉自己被看扁了的心情,他一次又一次地用脑袋撞击地板。本来捆住两人的触手也松开了,但是她们一动也不敢动,仿佛刚刚才从长眠中苏醒,惊恐地看着那个好像疯了的人,同时担心地看着四周围的景色。

在被灯光照亮了的实验室里没有那个半红半白发色的男人。

八百万百的心脏猛地一抽,不敢发出一丝声音。不是八百万害怕自己将克莱因的注意力转移到她们身上,而是——

“轰……前、辈……?”

爱丽莎疑惑地看着周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跪倒在地上的那个人狼杀手。

在被解放的那一刻,他看见轰焦冻——自己的前辈被克莱因抓住。虽然她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说,这个被大家都称之为天才的人,在自己认为他即将被杀时突然消失了。

连身为人狼的自己都不能嗅到一丝他的气味;而且从刚刚克莱因的反应来看,他也感觉不到轰焦冻的存在。



那是怎么了呢?


爱丽莎向自己问道。

她想到的有两种可能,但是其中一种她想也不敢想。

完全稀释自己的存在是很难办到的,但是要想在完全稀释自己后再回到这边的世界,除非是对某个人或事物抱有深切的感情,某则即使是再强大的人狼也不可能回到这边的世界。

爱丽莎咬咬牙,她虽然在进入人狼局的那一刻就想象着自己能够超越那个最强的人狼,但是失去了目前来说仍然是最强的存在,人狼局会被削弱到怎样的程度她还是心中有数。

况且眼前的的敌人还没有被消灭。



现在逃走的话可能还来得及。



这个在她从事人狼的两年里从未有过的想法突然在她的脑袋里蹦出来。

这是她从来没想也从不会想的,进行任务时有计划A计划B,能有26种计划甚至更多更多,她都能记住,但唯独没有逃跑这个计划。

但是现在呢?

爱丽莎不敢去看另一位陪着她和轰焦冻一起行动的前辈,她是轰焦冻以前的同学,说到底她们之间的感情更深,对她的伤害也更大。

偶然瞄到的八百万百,她已经瘫坐在地上了。



真是糟糕透了。



爱丽莎捂着脑袋站起来,摇摇脑袋,想要让自己清醒一点,但是脑袋反而更疼更晕了。大概是刚刚心脏被控制着的时候供血不足。

爱丽莎想摆好作战准备姿势,但是手脚都有些酸疼,可能也是供血不足导致细胞难以进行有氧呼吸只能生成乳酸了吧。

可是现在没有时间给她做深呼吸来好好缓解这些弱化影响,她集中所有的注意力盯着克莱因,现在对他进行攻击只会打草惊蛇,最好的反击是在他突然发起进攻的时候。


只要能碰到他就可以了。


爱丽莎如此想到,然后缓慢地向八百万百移动。

»»»»»»»

找不到他。
「好疼」

找不到他。
「好疼」

找不到他。
「好疼」


男人的大脑里只留有这两句话。

他是从血界眷属那里重新得到的能够感知人狼的能力不如他那双能够看见人狼的眼睛的灵敏。



但是足够了。



在用自己的记忆和那个“王”交换后,他对自己说。

比起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做不了,这种情况已经好得太多太多了。



所以、所以……



冷静下来,冷静下来。

男人把感知度降低了下来。

做了几个深呼吸。

他了解人狼,这个世界上出了异界的人外没有谁比他更了解人狼了。



没事的啊……



克莱因站起来,呼哧呼哧地笑了起来。



啊啊……没问题的……



他一只手抓着脸,只留下两只弱视的眼睛盯着在警惕自己的金发少女。

“没事的……”



这不是……




“这不是还剩下两个吗……呼哈哈哈——”

“轰焦冻,你就稀释吧,躲起来。”

“你就永远地躲起来吧,我找不到你,你也不可能阻止我——”

“你就抱着那种愧疚感永远、也别回到这个世界了。”

那是克莱因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向那个金发的少女。

»»»»»»

爱丽莎在感觉到杀气的一瞬间就被一只手掐住了脖子。

虽然喘不上气,但是爱丽莎还是在暗自高兴。

因为他没有一开始就像最初那样先限制住她的手脚。

爱丽莎迅速地将手放在他的手上,然后发动自己的个性。


那是一阵爆破声,克莱因因为条件反射立刻松了手。当他想要再次抓住眼前的少女时,少女已经不见了踪影。

“八百万前辈——”爱丽莎冲向八百万百。

八百万百这才回过神来,但是她在看见爱丽莎身后的克莱因时,还没来得及拔出双枪,眼前的人就被触手包成了一个团子一样的东西。

八百万百彻底地绝望了。

»»»»»»

爆豪胜己买回了今天份的菜后才意识到自己买多了一人份的。

他是在回到家后才想起昨天轰焦冻告诉他的关于他此次任务的持续时间。

爆豪胜己把买回来的菜扔在桌子上,从冰箱里取出一罐啤酒,他把它藏在冰箱的最深处,好不让轰发现。

所以现在这个家的另一个主人不在了,剩下的那一个可以好好享受他的自由生活了。

他刚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播报的晚间新闻,但是摆在桌子上的镜子阻碍了他的视线,他于是把它拿起放到饭桌上。

»»»»»»

爆豪胜己是被电话声吵醒的。

那已经是大概在中午的时候了。

电话屏幕显示着“老太婆”这个词。

爆豪胜己点了接通,先发制人:“干什么啊老太婆,有什么事啊!”

“你怎么说话的臭小子!老娘下个星期三要过来你知道没有!”

“切,你来怕不是想体验体验这个这边世界第一大特异点有多伟大吧?好心劝你别来,省得麻烦。”

“臭小子怎么跟你妈说话,怕是欠揍了不成!”

“来啊,你敢动手我也不怕那些什么鬼道理的谴责!!”爆豪胜己听到“揍”这个词,立刻把手机放在自己嘴巴下面大声哄道。

这样的争吵持续了整整15分钟,爆豪胜己才从自己亲妈那里得到她的目的:帮她买一个和这个城市风格相似的镜子。



老天老子才不要去买这个娘娘腔用的玩意!



爆豪胜己走到厨房打开冰箱,取出面包和草莓果酱后把果酱扔在饭桌上。

两分钟后,面包烤好了,爆豪胜己端着装有四片面包的盘子,坐在饭桌边,仔细地涂匀果酱后开始他的早餐、不,是午餐。

»»»»»»

在感觉到眼前一片黑暗和自己再次被那些恶心的玩意绑住后,爱丽莎突然感觉到刺骨的寒冷。

她看不见东西,因为她被触手紧紧地包住,但是她听见了八百万百焦急地喊着自己的名字,并且随后传来数声枪响。

绑着自己的触手渐渐疲软下来,然后化成了红黑色散发着腥臭味的液体。

“爱丽莎……坚持住,我立刻就把冰凿开。”

呼吸渐渐困难时,传来八百万百的声音。

随着“乒乓”声的第三次响起,爱丽莎感觉自己的脸被轻轻地捧着,然后拍打了两下。

“爱丽莎——!”

是放大数倍了的八百万前辈的脸。

见到爱丽莎睁开眼睛,八百万百放心地舒了一口气,然后立刻制造出一把大剑,对着克莱因的颈部砍下。

当她正想在他的心脏处再补一刀时,之间爱丽莎整个人坐在被冰冻住的克莱因身上,双手按着他的左胸口,然后闭上眼睛。


随着爆破声响起的同时,八百万立刻退后了一段距离,担心地看着被烈火和浓烟囚禁的少女。

但是不一会一个较小的人影出现了,她托着还残留些许冰块的那个人狼杀手克莱因的头,然后重重地甩在地上。

八百万百有种想要把眼前的少女抱住的冲动我,但是她还是忍住了,仅仅是打开与人狼局连接的频道,报告这一战的结果。

“局长,我们已击杀22191919号人物,另外,轰焦冻、由于极度稀释已感知不到存在,请立刻使用符碟。”

»»»»»»

绿谷出久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她们遇到了人狼杀手克莱因。

但是现在他详细询问了战斗状况后,他还是替这一结果感到开心的。

虽然轰焦冻的极度稀释比较麻烦,但是比起上一次团队狙击都有数人遇害的结果好得太多太多了。

绿谷出久拿出那张名单,在轰焦冻的名字旁边写上“极度稀释  符碟”这两个词语后,对她们下达命令:

“八百万百、爱丽莎,你们先去观察住宅里是否有人意识到克莱因的死亡,然后继续进行潜伏观察市长的行为。一旦收集到立刻返回。如果32小时内仍然收集不到的话就先回来,把报告书写完后我会把它交给保管室负责人判断。注意:如果他们没有注意到的话就把周围伪装一下,如果他们已经注意到了,还是先回来再说。”

说完之后,绿谷出久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把名单拿起来一遍又一遍地读轰焦冻的名字和写在名字旁边的记号。

不知不觉 他额头上滴下了几滴汗,把名单润出了几个小圆圈。


tbc.

这里提一下:绿谷对轰只是简单的朋友兼同事的关系,爱丽莎妹子的个性是爆破,但是她发动的条件必须是手要完全接触到目标。

由于我没翻设定,不知道轰的具体个性设定如何,所以私自认为:将空气中的水分子聚集凝固成冰并按照自己的意识来变化。

如果有错请打脸或者取关举报黑名单三连。谢谢。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