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桐之音

这里以后大概只放翻唱的歌了,各位要看文去找我小号:斐林试剂要xing配xing用
之前为了看文关注的朋友可以取关了( '▿ ' )

【爆轰】极度稀释(end)

抱歉,由于不可抗拒力晚了这么久更。

最终篇,终于完了(躺)

↓↓↓↓








“呀……不管怎么说,爆豪少年已经回去了。”欧鲁迈特抱歉地笑笑。

绿谷出久叹了口气,看了一眼手上的类似于一张卡片的东西,正打算请欧鲁迈特帮忙时,欧鲁迈特却主动提出了一同前往的提案。

“嘛,我多少也算是他的上司,而且轰少年也算是我们组织的一员,他也帮了我们不少忙啊。”欧鲁迈特说道,“那么,轰少年的符碟,是什么呢?”

“这个嘛……”绿谷出久说,“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小胜的原因了。”

绿谷出久看着福蝶上的字,上面写的是被绿谷出久认为:世界上最难办的的事情之一,其难度不亚于两天前的击毙人狼杀手。

绿谷出久扶着额头,拿出电话给他的助理发信息。

»»»»»»

爆豪胜己听到门铃时啧了一声,把遥控器扔在沙发上,愤愤地走向玄关打开门。

当他见到自己发小的绿色头发时,他再次啧了一声,盯着自己的发小——绿谷出久问道:“干什么啊废久!”

“poi!”绿谷出久不知道爆出了什么语言,但是他那一脸害怕的样子仍然令人不快。

“切、”爆豪胜己举起右手同时发动个性,质问他:“废久,你要是活腻了,也不用自己撞上来吧?”

“不不不不小胜……我我我、”绿谷出久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一样,连忙摆手说道:“我、只是有大事要说……呜哇——!”

“麻烦死了!有什么事快说啊——!”爆豪胜己一手轰去,把绿谷右后方的一盆植物炸得起了火。

“唔哇——你这样就是我想说也不敢说啊!”

“等等等等,爆豪少年,”见绿谷没办法顺利完成任务,欧鲁迈特拦住了爆豪,挡在绿谷出久前说:“非常抱歉,我们已经知道了你已经完成了今天的任务,但是无论如何现在都有一件事请你帮忙,可以吗,爆豪少年。”

“别他    妈    少年少年的了好吗!老子是个成年人啊!”

“……啊……是的……”欧鲁迈特的身体和他的勇气都缩小了一圈似的,尽管欧鲁迈特比眼前的人身型打了不少,但是现在他只能低着头,小声地说:“了解了爆豪少、爆豪君……”

“有什么事快点说。”

“啊是这样的爆豪君,我们希望你能陪我们去轰少年的公寓一趟。”

“啊——?”爆豪胜己整个人的脸扭曲起来,手心嘭嘭嘭地进行着小型爆炸。

“去那家伙家干嘛?”

绿谷出久抱歉地对欧鲁迈特笑了笑。

»»»»»»

爆豪还是跟着他们坐车去了轰的公寓。

轰在这个城市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的公寓,坐落在日本人比较集中的一片住宅区,因为只有这里有日式房间租或者卖。

爆豪本来并不想去那个阴阳脸的家。

“想浪费本大爷的时间或者是存心想搞事情我还是劝你别乱来!臭久也是,欧鲁迈特也是——!”

“不,我们并没有在开玩笑,爆豪先生。”



啊啊啊啊啊啊!

出现了!

小胜vs小胜female!


绿谷仿佛被一个晴天霹雳劈中,双手抱着脑袋,真个人蹲下来。

他怎么劝爱丽莎都不愿意听,结果爱丽莎跟过来自己拼尽全力让爆豪胜己只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他还特意叫爱丽莎站在墙后,只要爆豪胜己不把脑袋伸出门框,他是绝对不会发现爱丽莎的!

然后坐车时他只会把爱丽莎当做是自己的助理之一……

但是,如此“完美”的计划还是被打破了。



不——!!!

小胜啊啊啊啊啊啊!

爱丽莎啊啊啊啊啊!


绿谷出久欲哭无泪。

“爆豪先生,我们希望你去轰前辈的公寓帮助我们把轰前辈叫回来上班。”

爱丽莎用没有丝毫起伏的声音,撒出了这个谎。

“……”爆豪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她也丝毫不害怕似的,以自己最认真的表情回应他的灼人的视线。

绿谷出久不敢做出什么动作,连呼吸只敢轻轻地进行。

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后,爆豪胜己开口道:“喂,母狗,来打一场啊!”他露出嘲讽似的笑容,指着爱丽莎。

»»»»»»

爱丽莎非常讨厌那个词语。

就在爆豪话音刚落的那一瞬间,她冲向爆豪胜己,谁知道他一动也不动,去当个活靶子。

爱丽莎担心有诈,于是将自己稀释了,瞄准爆豪的背后,在来到他的身后立刻解除了稀释,伸出手——

但是被面前的男人按住后一手抓住了手腕,另一只手对着爱丽莎的腹部来了一记掌击,然后把爱丽莎整个人甩到自己面前。

爱丽莎被这突如其来的反击打得措手不及,甚至连防御专用的的存在稀释都没有使用。

她不敢将眼前的人和人狼杀手克莱因作比较,但是毫无疑问,他们都一样的很强。

爱丽莎在即将摔在地上的一刻将自己稀释到能够穿透水泥的程度,以防自己受到伤害。

但是她没想到爆豪胜己向着她坠落的方向伸出手。

爱丽莎的心脏骤然紧缩起来,她捂着胸口,废了好大的力气才让自己不至于失控。

»»»»»»»

然后绿谷出久和欧鲁迈特又要向楼下的各位道歉了。

尽管爱丽莎没有被伤到,但是爱丽莎在那一瞬间仿佛见到了已经死去的克莱因。

如果爆豪胜己拥有能够触碰到人狼的能力的话,她毫无疑问是死定了。

但是爆豪胜己没有。

»»»»»»

爆豪看着巨大的烧焦的窟窿,眯了眯眼睛。

“嘛,还算不错了。”他这么说道,掏出一包烟拿起一支叼在嘴上,再利用个性点燃。

“不过啊,”爆豪胜己取下烟,吐出一串串烟雾。“你们人狼就只有那种方法吗?真是没劲。”

“你还太弱。”

他看了一眼实体化的爱丽莎,说道。

»»»»»»

爆豪胜己还是来到了轰焦冻以前居住的公寓。

他的手握在门把手上,却发现锁住了,正想要狠狠质问身旁的绿谷出久时,绿谷倒还没等他说出话来就握着钥匙打开了锁,然后对他说道:“小胜,拜托了。”

绿谷罕见地,对着爆豪没有露出害怕的表情,而是一副十分认真的态度,连爆豪心里也有了一点惊讶。

“切,老子要是发现你们在搞些什么无聊的把戏的话,就把你们全炸飞啊!”

他把手放在门把手上,顺时针转动门把手。

房子里漆黑一片,本来外面是黄昏时分,但是窗帘似乎拉上了,没有一丝光透进来。

爆豪胜己回头瞪了一眼绿谷出久,但是绿谷出久惊恐地朝房子里伸头查看,但是就是不肯进入房间。

爆豪决定不再回头,朝轰焦冻的卧室走去。

因为轰焦冻在最初的选址上是要求安静的环境,周围并没有什么人家,准确来说,这一层楼的3间房,只有他一个人。

一阵细小的衣物悉索声传入耳中。

爆豪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看着紧闭着的门,然后伸出手打开。

这次是悉索的声音和几乎难以听见的的呜咽声。

爆豪打开了房间的灯,眼前出现了一个八十厘米高的白色“小山”。

“小山”像是触了电一样,抖了一下。

爆豪胜己伸手抓住“小山”的外衣然后掀起。

冒出了一个半红半白的脑袋。



轰愣愣地看着身后的人,脸颊上又滑下一滴氯化钠与水的混合物。

“你干嘛啊阴阳脸。还哭鼻子了?”爆豪胜己说道。

“啊……”轰焦冻低下头希望这个人能看不见他的脸。

“只是、一只猫咪不见了。”

“但是刚刚找到了。”

轰焦冻露出一丝微笑,看着一脸懵逼的爆豪胜己说道。




end

大概是农历十五,我会将修改后的文案发到此篇的评论区。

目前已定的修改内容:

试图配制车钥匙(百分之五十概率)

以下为百分之一百概率:

针对某些剧情略做修改,使之更合理一些。




这种安排比某些抽卡游戏良心多了(自认为)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