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桐之音

这里以后大概只放翻唱的歌了,各位要看文去找我小号:斐林试剂要xing配xing用
之前为了看文关注的朋友可以取关了( '▿ ' )

【胜出】恋爱的道路上总会有的小障碍

喉咙发炎引起发烧被校方遣返回家由于不能发出声音只能用手机和家里人以及医生对话的产物。说实话啊,我只是觉得这个梗很适合胜出这对cp,所以甜度不够也别打我,如果执意要砍我的话指路→佛山市三医(市脑科专科),本人在213号病房等着( '▿ ' )


1.绿谷被卷入一场意外事故而中了不能说话的个性,经检测大概需要花一两天的样子才能好,于是只能通过手机与大家交谈。
2.ooc严重,看到一半难以接受的话请点X
3.私心给了我老婆轰很多戏份,并且让他当了助攻。没办法啊,谁让轰是我的啊(发出基督山伯爵般的笑声)
4.请不要吐槽一个以语文为最难学科的理科生的文笔

如果能接受的话

↓↓↓↓↓





»»»»»»»»»»»»»»»»»»»»»»»»»»»»»»»»

1

“我再说一遍,由于绿谷出久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受伤,现在不能说话了,为了不耽误功课还是把他带回来上课。你们要好好照顾他啊!”复原女郎用木杖狠狠地在地板上敲了一下。

“大概就是这样,”相泽老师仍然用他无精打采的声音对班上的人说,似乎根本就没有这回事一样。“绿谷回到座位上,接下来开始今天的早班会……”

绿谷拉开桌位后坐下来,就感觉到了一股灼人的视线——

是小胜啦……

绿谷出久低着头不敢去看前方的爆豪胜己,怕是一对上视线:
BE1:被瞪一眼然后班会结束后被揪着领子拖到天台盘问后炸翻
BE2:由于极度不爽现在就发动个性虽然有50%被相泽老师制止不过即使现在被制止了在班会结束后仍然拖到天台盘问随后仍然被炸翻

但是不知道小胜现在的心情的话很难想出对策啊,要怎么办啊,是要等他不注意我的时候在观察吗,还是说一直保持这个状态到班会结束呢,可是一言不发会不会让小胜更加生气呢?这么看来无论是选哪个前方都是地狱啊,那又该怎么办呢?小胜出手时我能挡住吗,而且上次他经常使用右手的信息已经被我知道了那么这次会不会……

正当绿谷出久在思考着自己的后路时,轰焦冻突然走过来,一出声把正在沉思的绿谷吓得整个人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绿谷……?怎么了?”轰微微侧着脑袋望着他,问道,“我有些问题想问你,刚刚是在想着什么吗?”

“……”绿谷出久在那一时刻忘了自己不能说话的状态,只好在空中瞎比划,轰看得满脸问号。

“啧、”爆豪胜己从座位上站起来,掏出手机就往绿谷怀里扔,“喂!废久,连手机都不会用吗!笨蛋!”

然后双手环起坐回座位上,不再向两人看去。

原来还有第三个选项啊……谢谢你,轰大人!

看见绿谷出久一副感动得快要落泪表情,轰依旧是满脸问号。

2

看着绿谷和轰谈得十分融洽的样子,爆豪双手插着裤带离开了课室,上到天台。

然后他的第一件事就是一脚踹向旁边的垃圾桶,幸好垃圾桶是空的,在划出有半个绿谷的身高的高度后落下,滚了几圈,发出吱呀吱呀的呻吟。

可恶——!臭久还有那个阴阳脸一副关系很好的样子!都给我去死啊混蛋!

爆豪胜己左手化掌右手握拳以拳击掌并发动个性,眼角上吊得快要顶到眉毛了。

给我等着,阴阳脸、臭久——!!!

“啊嚏——!”

“啊嚏——!”

绿谷和轰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喷嚏,轰感到很奇怪,自己今天身体没什么毛病啊。

“话说回来,绿谷,刚刚爆豪似乎是很生气地出了教室了。怎么了吗?”

绿谷出久低着头在手机上打出一行字:
我不清楚,今天他似乎蛮生气的样子……

然而,就在轰正在阅读这句话时,一个词语却突然从绿谷的脑袋里蹦出来:

吃醋。

NO!!!!!!!!
小胜不会以为轰君是专门来找我的吧——!

轰抬起头看见了原本正常的绿谷出久现在正单手扶着脑袋,露出一副惆怅的表情,这个转换使得轰今天早上第三次打出疑问号。

3

正在专心致志解决面前的荞麦面的轰,手臂被人突然狠狠拧了一把。

“唔……怎么了爆豪。”轰抬头看见爆豪胜己抓着他的手机往身后一指,轰朝着爆豪胜己指的方向看去——是打菜区。

“抱歉,爆豪,我不用加餐。”

爆豪胜己扯着轰的手臂拖走,“少废话给老子过来就是了!”

轰还没来得及向绿谷等众人说完“失陪了”就被拖走了。

见到这一幕绿谷差点留下眼泪:

啊啊、完了,小胜和轰君这是要在学校开打吗……

绿谷出久赶紧掏出手机点开与爆豪胜己的对话框拼命打字,连饭也顾不上吃了。

回望爆豪和轰这边,轰被爆豪扯到没有人的一处角落后又被揪起领子:“突然怎么了爆……”

“你这个阴阳脸,和臭久的关系还真是好啊——!啊?!”

“……我不是很懂……什么意思?”

“啧、”爆豪头上又暴起一个青筋,左手发动了个性引起一场小型爆炸,“我说啊——你他  妈的到底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

“?”轰疑惑×4

“跟臭久一副关系很好的样子——!是想干什么啊!”

轰歪着脑袋思考了好久,才开口:“……可是,怎么看来都是你们关系更好的样子。”

“呃?”爆豪胜己愣在原地,整个面部表情都僵了。

“你们总是在下课的时候坐在一起啊,还有最近你们也是放学了一起走的,不是这样子的吗?”

“按理来说是你和绿谷的关系更好啊,而且大家好像都是这么认为的。”

“哈?!”

“如果是早上的事情的话,我只是想问问绿谷关于英语的问题……嗯?爆豪,为什么脸这么红?不舒服吗?”

愣了半天的爆豪胜己才缓过来,“啧——没你事了滚吧!”

轰今天疑惑×5

4

轰回到座位上,只剩下吃得比较慢的日丽和吃到一半因为爆豪胜己突然把轰拖走担心得吃不下饭仍然在一个劲地打字的绿谷。

“绿谷,还不吃吗?”

“!”绿谷听见轰的声音后快速打出几个字:怎么样了轰君!没与爆豪打起来吧?

“没有,只是被问了一些问题。”

“没打起来实在是太好了,出久(DEKU)君担心了好久呢!”丽日御茶子望着绿谷露出放心的笑容,对轰说道,绿谷也在一旁点点头。

“是吗。”轰看着眼前的荞麦面,突然说道:“绿谷,你和爆豪是有什么误会吗?”

“?   !”绿谷的后脑勺突然被重重地拍了一下,就在脸差点要埋在饭里时,又被人扯住领子避免了绿谷要再去打一次饭和去洗脸的麻烦。

“呜啊啊啊出久(DEKU)君!没事吧!”后知后觉的御茶子叫着。

5

爆豪胜己在拍了绿谷后脑勺后才掏出手机来看,讯息一栏显示了11条信息通知,不用想都知道是那个家伙发的。

“啧。”爆豪胜己输入着:吃完饭给老子上天台去废久!

然后把手机揣进裤带,走上天台。

然而他的这一举动还是把绿谷吓坏了,绿谷又不能吃饭了。

“绿谷?是担心爆豪的事吗?”

绿谷点点头,掏出手机输入着:说起来,轰君刚刚被问了什么问题呢?

轰微微抬起头回忆:“好像是问我关于早上找你问英语问题的事。”

绿谷一副“果然如此啊”的表情,继续专注于自己的饭菜。

“……绿谷,我觉得你还是找一下爆豪比较好。”

“?”

为什么这么说?
绿谷问道。

“因为,爆豪很关心你的样子。”

6

绿谷出久还是来到了天台。

爆豪双手换着背后的栏杆,一脸不快地看着他。

“慢死了!废久!”

绿谷慌张地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给爆豪:我只是吃饭慢了点……

“午休现在只剩下二十分钟了我他  妈  的能和你说什么啊废久!”

非常抱歉……
爆豪胜己看了一眼手机,左手拍了拍身旁的墙壁:“过来。”

绿谷先是浑身打了个抖,然后慢慢地挪动脚步。

“快点啊废久!”爆豪胜己发动了个性。

绿谷最终还是站在了爆豪身边,见身旁的人乖乖听话,爆豪胜己心情好了一点,于是问道:“喂,废久,为什么不和我说你中了那种个性的事?”

“不应该早点和我说吗?”

面对竹马的质问,绿谷低下了头,手指不停地摩挲着手机外壳。

“喂!不能说话不代表你不能告诉我你的回答啊废久!手机是用来干嘛的!”

绿谷犹豫了一阵,最终还是缓缓地打出几个字:
我……不想让小胜担心……

“这算什么啊,就为了这个?”

虽然在小胜看来,我或许是太多愁善感了吧,但是我在平常一直受到小胜的照顾,在告白时小胜能接受我我已经非常开心了,所以我不想让小胜担心,不想让小胜为这点小事操心了。
爆豪正疑惑着绿谷为什么要打这么久,正要凑过头去看时,手机发出了提示音。

“什么嘛。”

看完了绿谷这段话后,爆豪胜己拍了拍绿谷出久的背。

“所以说你是废久啊!”

7

轰发现两人从午休后的关系更好了。

虽然没有绿谷的声音,但是两人谈得还是很融洽,仿佛今早的那个随时会爆炸的爆豪彻底不见了一样。

“啊?废久你连这么简单的东西都不会吗!”

啊……刚刚才……

没办法啊。
绿谷出久输入着:
谁让我是废久呢!

绿谷对爆豪胜己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请允许我收回刚刚的话。

轰叹了口气,翻开了数学练习册。

end

ps:其实我很惆怅要不要打上轰焦冻这个tag,如果有妹子觉得我占tag请告诉我,我会删除。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