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桐之音

这里以后大概只放翻唱的歌了,各位要看文去找我小号:斐林试剂要xing配xing用
之前为了看文关注的朋友可以取关了( '▿ ' )

吉原哀歌(士樱)二

前言www

1.嗯、咱每次都把吉原哀歌看成吉原花嫁(什么鬼啊这!!)希望窝不是一个人_(:зゝ∠)_

2.昨天在贴吧发文时遇到了很多事情比如说有些亲们不理解同时也误解再次声明:窝tm最讨厌开逆后宫这几年的乙女漫已经把窝逼疯了是不可能让樱逆后宫的啊啊啊啊——!!!-_-||∑( ° △ °|||)︴

+

 个人觉得Sakura真爱是士郎而且惨虐有什么不好的毕竟这梗很少玩大部分是bl,bg的话也大概只有原版了(窝只是借设定不是抄袭……!∑(っ °Д °;)っ)再说了窝记得窝好像说了cp取向要后宫也是士郎有点微后宫吧_(:з」∠)_

+

还有此文背景很遗憾不是的圣杯战争,不过吉原哀歌这梗是很好,私心觉得有爱如果接受不了的话欢迎右脚红_(:з」∠)_手机就请返回键或者home键关闭又或者直接断网Orz

3.这是士樱士樱士樱士樱士樱,有些微士凛和慎樱,但是士樱是绝对、一定的——!!!

4.龟速慢更+笔文小学生撸否和贴吧都是发原稿之后会发出改进版的(因为窝懒得再一开始就全心全力去撸唉,要剐要杀请随意。等等窝还是撸好点吧∑(っ °Д °;)っ)

如果乃接收以上条件的话www



Two

清醒过来时已经是傍晚了,对于主管事刚刚在身上的放肆和掠夺似乎比前几次更为猛烈。

 

嘛、这种事,迟早会习惯的……

 

樱看着凌乱的榻榻米上的黑色和服,拾起来慢慢地穿上。

 

再不快点的话,会没有饭吃的。

 

樱把绸缎系在腰间,却怎么也系不好。

“......真是、”

“间桐大人。”声音来自背后,慎二此时已经离开,美杜莎的话声音并没有如此的娇且尖,那是——

“......杏子?”间桐樱转过身子,看见了扎着双马尾的娇小女孩,正端着一个碗,鼓着稍红的双颊说:“间桐大人这种事应该由在下来做才对。”

“唉、啊......”

“糖水的话在下先放在桌子上了,这是店长大人叫我给您送来的。”杏子放下了那碗糖水后,就急忙跑到樱身后,帮樱系好。

“......今天”樱正想询问杏子今天早上为何没有来的原因时却被杏子打断。

“今天店长大人说是要考查一下间桐大人的曲艺如何,请喝完糖水后赶紧去正堂吧,晚饭的话我会在间桐大人回来后端给您的!”杏子笑着说,两眼眯成了线一般,又抓紧了手头上的工作。

绸缎因摩擦而发出了声音,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知道杏子说“好了!”之后,间桐樱才弯了弯腰以示感谢。

“嘛、其实间桐大人不用向我道谢的,毕竟、这是我的本职工作啊。”杏子开心地笑了笑。使间桐樱不免有些担心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在长大后知道了事实会是如此的悲伤。

因为,不论男人女人只要来到了吉原,就再也不可能从这浑浊的泥塘中再逃出去啊。

“那么,拜托了、杏子。”

“是的、请慢走间桐大人!”


厚重的木屐重重地击打着木制的地板,这是间桐樱十分厌恶的声音,象征着花魁独有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击打着她的心。


要是那件事没有发生就好了。


再一次的后悔,不知为何,这几天来,十年前的记忆又被强行打开。着火的家,悲愤的父亲,本该牵着的两只手,人群、逃离,断开——然后来到这里。

花魁走路时很慢的,但间桐樱却不这么认为,因为只是刚刚短暂的回忆和思考,她的脚步就把她带到了正堂。

一个骨瘦如柴,皮包骨的矮小老头子坐在正堂正中央的位置,面前放着一个黑色的长方形盒子,表面上雕刻有樱花,并上了色。

那是樱专有的三味线。

樱保持原来的步调,慢慢地走到那小老头子面前,轻轻地鞠了一躬,然后坐在早已准备好的垫子上。

“......来了啊,樱......”他说道。

“是的,爷爷。”樱点了点头,回应了他。

那小老头子正是这间桐楼内的店长,间桐脏砚。

“那么、现在开始吧......慎二,帮我去拿碗茶来。”

“啊啊、是!”主管事,也就是慎二匆匆忙忙地往身后的茶几跑去。

樱在不让其他人察觉的情况下深呼吸了几次调整调整。然后打开盒子,从盒中拿出了三味线。

先试弹了几次,调音,又同时在脑海中回想谱子。

“......最近弹的是哪一首就弹哪一首吧......”脏砚又发话了。

“是。”


开始了,樱的右手手指在三根仅有的弦上飞舞着,而在停顿时右手又在三味线旁拟花状。左手在三味线的琴杆上时不时地按压一下。

周围来观看的游女们在私底下小声地谈论着,其中夹杂着有辱骂不愤的声音,也有一些赞赏的声音。

慎二端着茶水摆在间桐脏砚的右边,“咯噹”一声,却发现老爷子根本没有理他,一看,老爷子已经闭起了双眼。

樱此时却突然停下了。

“......”

“......樱、怎么了。”老爷子睁开眼睛,有些懊恼地看着樱。

“......啊、我......忘记剩下的了......”

周围开始有较大的议论声。

“......”老爷子用拐杖敲了敲地板,声音不大,却能让正堂里的所有人听见。议论声很快消失了。

“......”樱垂着脑袋,一种无措感升了起来。

老爷子也不发话,正堂里一时间安静了。

——“间桐大人,您可以了吗,这个时候一般都是您吃饭——”

杏子跑到正堂内,木屐发出了“哒哒哒”的声响,看来她的确是很急。但当她看到满堂无一人发话和樱有些悲伤地拿着三味线时,快要说完的话却又住口了。

“......算了,樱,先回去吃饭吧,并且记号谱子,明天我再检查......”说完,脏砚扬扬手,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一步一步地离开了。走得极为缓慢,就连樱走得都比他要快许多。好似他才是着间桐楼里的花魁。

“......”樱望着走远了的脏砚,把三味线收好后,唤杏子那好,走回房间去。

剩下的便由身为主管事的慎二来处理了。

“大家,有活儿的快去干,没活儿的就先来我这儿。”慎二颇为高兴地说道,游女们也就都散了,各干各的,好似没事儿一般,回到了平时间桐楼的秩序。



tbc

如One一样少_(:зゝ∠)_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