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桐之音

这里以后大概只放翻唱的歌了,各位要看文去找我小号:斐林试剂要xing配xing用
之前为了看文关注的朋友可以取关了( '▿ ' )

吉原哀歌(士樱)三

Three(以樱为第一人称。)
我躺在榻榻米上,杏子已经离开了卧房,整个房间就只有我一个人。
周围安静得很,今天的话,似乎下了雨呢……看不见月亮。
我在脑海中回忆今天的所有事情:早上,吃了早餐,心不在焉地练习三味线和歌喉,有几个音儿走调了。然后是午饭,之后休息了一会儿哥哥来了,开始调教。当时我还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是下午进行,一般来说都是晚上进行才对。所以晚上有事,爷爷来进行琴艺的检查,不过关。待检查结束后告知杏子先去沐浴然后才吃饭。晚饭后到后花园散步,随后回房。之后便是现在。
每天都是如此的“日常”,若仅是如此就好了……毕竟这里是吉原,快乐什么的是这里之外的事才对。在吉原只有外来者才有资格得到的东西。
“……唉……”我轻叹一声。
十年,我已经在吉原待了有十年了。虽然现在还能够暂时保住身体不会受进一步的玷污,不过……也不久了吧。

“喂,樱。我可告诉你,你的初夜可是已经被预定了哦。趁还没到时间赶紧练好点啊。”

在今天,哥哥这么对我说。
离我的死期也不远了。到底会被折磨到什么时候,什么程度。这是无法知晓的吧?曾经看到过一些被卖到这里来的女支女,因为忍受不了凌辱而自尽。说实话在这里的大多数女人都是不可能是为了享受而来到吉原的吧……或许有一天我也会死在这里呢。
不过这已经是大多数已故游女的结局了。
说起来,姐姐怎么样了呢?已经、十年了。
十年前烧光房子的火灾我仍然记得。当时我和姐姐正在玩纸牌,突然整栋房子都被点着了一般,连黑烟都冒起。事发当时是晚上。黑灯瞎火的看不到一点儿东西。不过姐姐很厉害,她走在我的前头,摸索出了几条逃生的道路。并且推断出了最为安全的一条逃了出去。姐姐很聪明,知道火灾回引来许多围观的人和救火的人,她紧紧地抓着我的手不放,穿插在人群中。
可是我不会,我很笨,念念着父亲还在房子里因为担心又哭又闹,最后和姐姐闹情绪,一甩手,跑了。
我跑着跑着,正要看见那栋房子时,却突然被抱起来。



思考在一瞬间突然停止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说不出一句话,可能是当时吓懵了吧,先是房子着火,然后是担心父亲,现在又是被人突然抱起。
周围的景象在不断且快速地变化着,想想看我应该是被人抱起来然后跟着他一起离开了房子。红色的光线在逐渐减弱,人群不断往身后跑去,人越来越少。


——这是、怎么回事儿。




“小樱要担心哦!万一有某些人突然把你暴走或者拉走把你带到某个人少的地方去,一定要小心!赶紧打叫‘救命’,不然可是再也回不来了哦!”当时是想起有这么一个人对我说,但我却忘记了他的容貌和名字。


“......啊、啊啊啊——唔!”我正要大叫时,却是被人捂着嘴巴。
“切、早就知道你肯定会叫的了......真是烦人——”头顶上传来一阵声音,陌生却带有一点儿熟悉,觉得有点像谁。


他是哥哥的父亲,也是我后来的“父亲”。这是我来到吉原后才知道的。


“老爷子真是!!说是在远坂邸外的小树林里集合,却这么远——!!!”他停了下来,似乎是跑累了,把我放下后用一只手紧紧按住我的嘴巴,然后另一只手在衣袋里翻弄着什么,不一会儿,就掏出个白色的类似于药的东西,或者说就是药,硬塞进我嘴巴里。
“快点!吞下去——!!!不吞下去我可就要杀了你啊!!!!”他这么冲我吼到,“麻烦死了、以防万一还得把你给整得安静些才行!!!”我当时还小,不懂得这其中的意思,却是不久后被沉沉睡意击来。也就闭上了双眼。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就是这间桐楼里正堂。
“......欢迎,远坂家的樱。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这间桐楼里的一员了。”一道苍老的声音进入了我的听觉枢纽,告知了悲惨的未来。


tbc




woc窝真是_(:зゝ∠)_算了之后修改就是了_(:зゝ∠)_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