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桐之音

这里以后大概只放翻唱的歌了,各位要看文去找我小号:斐林试剂要xing配xing用
之前为了看文关注的朋友可以取关了( '▿ ' )

吉原哀歌(士樱)四

前言<( ̄ˇ ̄)/

表示修改完“One”了,建议去看一看_(:зゝ∠)_

因为文章的一些结构上章篇上有些改动_(:зゝ∠)_

就是这样喵(艾玛......)





前奏    第一位客人

Four

在被告知初夜被定下那天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了。


今天的日常也是和前几天一样,稍有变化。就是说,慎二是会在下午来进行调教,而晚上接着去爷爷那儿。

并不是由于琴艺的不合格,却是仍然要检查琴艺。

看来这位老头子是不敢怠慢了这位尊敬的客人,或许是大富豪也说不定。要知道在这个年代,只要你有钱,而且胆量过人的话,就是些官职们都畏你三分。战火纷飞,物资匮乏,可以说有了钱就相当于把大部分的权势握在手里了。


虽然不知道是怎样的人不过那天晚上会不好受就是了。


樱打开了木质的盒子,欲要从中拿出三味线来。

“樱,我进来可以吗?”

是一副成熟女性的嗓音。

“嗯,进来吧美杜莎。”

咯噔咯噔的敲打声,名为“美杜莎”的女人走进了房间,穿着比这楼里的游女还要稍高的木屐。高挑的身材,粉色却又带有些紫色的长发已经拖地了,眼睛并不是本土女人大多拥有的棕色,却是带上了色彩,较高的鼻梁和白暂的皮肤暗示着她不属于这里,她是间桐楼里唯一的外籍游女。这连身为花魁的樱在一段时间内都怀有敬佩的心情。可以说,如果樱发生了什么意外当不了花魁的话,美杜莎就是间桐楼花魁的最佳人选。

“还好吗美杜莎?”樱把盒子关好,唤杏子来收拾好并让她准备好茶水点心。

“不,点心就不用了,只要有茶水便可。”美杜莎突然说道。

“......那么就不用准备点心了,只要两杯茶即可。”樱又对杏子如此吩咐道。

杏子似乎有些听得迷糊了,回问:“那么间桐大人您也不需要点心吗?”

“是的,请就沏两杯茶。”樱微笑着说道,她对美杜莎的来访感到开心。“那么,接客顺利吗?美杜莎。”

“嗯,还行吧。到是最近有一位客人,长得肥膘黝黑,甚是叫人厌恶,不过当时我是没出面,他便寻其他游女做欢去了。好险哪。”美杜莎好像心有余悸一般,拍了拍胸口。

“那真是好运呢。”樱笑了笑,说。

“是吧。”美杜莎顿了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呐,樱。”

“是,什么事?”

“......”只见美杜莎红唇微张,话正要说出口时却又止住,琢磨再三,还是说了出来。“......慎二说你的初夜被定下,是真的?”

“......我在几天前虽然被他告知,其中的真实性我却不知道有多少。”樱捧起茶杯,望着杯子里的浑浊不清的茶水,只能看见自己大概的外貌轮廓。“这种事情,置之不理就行了,管它呢。”

“但是这对于每个花魁,不、就算是每个游女来说都是相当重要的东西吧,可不能当儿戏来对待。”美杜莎身子微微向前倾。

“我在这里已经受够了......听说只要有外界的人愿意娶走一位游女的话,只要那位游女把自己赎回了,就可以走了。”

“我想我或许只要几次就能够离开了吧。”

“那么,不论是初夜还是别的什么的,只要能够赎身我回去做的,哪怕有多可怕。”

“还要......还要一个人,就可以了。”


“......”美杜莎站了起来,语气稍有些冰冷地说道,“我先告辞了,感谢款待。”

“唉、这么快就走。”樱抬起头望着她说道。“杏子,送送”

“不用送了。”此时美杜莎已经站在了门口,回望道。“樱,告诉你一件事。就算是花魁,想要赎身也是很难的。”

“身为吉原赚钱的工具之一你应该很清楚吧。”

嘴巴一张一合地,说出。

然后连目光也摆向前方。


还有半杯茶没有喝完。

樱的脑袋里就剩下了美杜莎“咯噔咯噔”木屐敲打地面的声音,想要逃离吉原的愿望和美杜莎最后那句没有发出声音的话。


“我也想离开这儿。”





tbc





撸得窝是jing尽了_(:зゝ∠)_

最近萌上桐子了救命窝好想成为基佬啊啊啊啊啊QAQ满脑袋都是桐子可爱的小脸蛋Orz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