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桐之音

这里以后大概只放翻唱的歌了,各位要看文去找我小号:斐林试剂要xing配xing用
之前为了看文关注的朋友可以取关了( '▿ ' )

关于集子的二三事(三)

个人认为集子的性格应该是“大和抚子”(人妻)一样的形象的。
对于正确的事百依百顺但对于错误的事要好好提醒对方……
对于自己的“大和抚子”(人妻)属性感到不满意于是参考了绫濑略为傲娇的性格……
改变自己有时是不错可是自己的优点(对于集子来说特别是人妻这一点)最好不要改哦,“大和抚子”(人妻)不代表软弱啊

这里给剧透了一下(四)的内容。


正文↓

9
托刚刚两个人吵的架,集子今天不用洗碗和准备水果。与平常比起来,集子早了足足一个小时进浴室。

唉……集子平常怎么洗来着……?

真名看着我粉得透红的桃子,抓在手上的感觉十分不好受,毛茸茸的却不舒服。

是把毛拔掉吗?
可是这么多怎么拔啊……!
问问涯吧。

“涯。”
涯没有放下洗碗的抹布,但扭头看向真名。
“什么事?”
“这个,”真名指着手上抓着的桃子,问道“怎么洗啊?”
“……这个,是指桃子?”
真名马上点点头。
“……没洗过。”
“你可以看集子怎么洗啊!”
“为什么是我看?”
“你和集子住得最久好吗?”
“我还想说集子她做完饭准备完水果后我才回来……”涯不高兴地将水龙头开到最大,接着洗碗。
“祈……”真名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坐在地上吃着仙贝看着电视的祈。
“用水冲一下,然后把桃子放进盐水里。”
“还是祈好……等等,盐放多少谁又要放多少啊!”
“用盆装适量水加上大概小半勺盐吧。”
“‘吧’带有不确定的意思……我还是等集子出来吧。”真名熟练地运用她所学的国文知识把该任务交给了集子。
“真名,就算不洗桃子也帮我洗碗啊……而且你又加重了集子的家务……”
“不这本来就是集子的日常家务活,护妻狂魔。”
“说什么呢妹控。”

“涯,你们老师有没有教过你要尊重长辈。”
“就算没有我也请你稍微在意一下我家集子最近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变了个性格。”
“你是不是对她做了什么事啊。”
“我家的‘大和抚子’怎么变成了扎起两条马尾的小傲娇’了。”
真名一口气说完了一大段话,气愤地在涯背上捶了一拳。
“我家集子怎么了,你有责任把集子她给我变回原来‘大和抚子’的形象,不然从今晚开始你每晚都给我睡客厅我每晚都在集子房间守着!”

涯很清楚地明白了一件事,惹怒了(妹控)真名姐是没有集子吃的。
但身为一个男性不允许他做出向任何一个人卑躬屈膝的事情。

就算有这膝盖只能给集子跪下来而且必须是特定场合。
但是吃不到集子真的很难受啊……

涯决定还是想办法让集子变回原来“大和抚子”的形象。
但不管怎么办都改变不了他今晚睡客厅的事实。

10
集子从浴室出来看见装着桃子的盆里的水不停地往外流,再往上方一点看去。

ctbb水龙头没关就算家里只有春夏,就算春夏月薪高,你不心疼水费我心疼啊!

心里这么想着集子走去关上了水龙头,又把盆里的水倒去些许,勺出四分之一的盐撒在盆里的桃子上又将那些桃子在水中搓两搓。
“到头来还是我洗……”集子小声嘟囔。
“集子~桃子我不会洗唉,饶了姐姐我吧~QAQ”
“那你就好好看一下别人平常是怎么洗的可以吗?”
“是是,姐姐我知道了~QvQ”
集子觉得看着自家姐姐卖萌(装傻)真的怀疑自己突然年长了好几岁。
“呐呐集子,姐姐我有事要对你说哦。”真名突然从客厅跑向厨房并且一下子扑在集子身上。
“真名——!!!”
“不过等涯他不在了再说啊,让他听到就不好了,这是女生之间的谈话啊。”真名无视集子的抗议。
“说这个……唉唉唉真名,你别乱摸啊——!”
“这是管理检查,身为姐姐的我有义务检查妹妹是否有健康成长!”
“你只要不乱碰我我就能健康成长了!比起这个……涯,你去拿我的校服穿上……呜啊啊啊!别乱碰啊……!”
“抱歉我不懂,”涯指着自己问道,“我穿女装校服干嘛?”
“把你自己变成女生不就能参与谈话了吗……咿……”
“不行!绝对不能让涯听到!”真名看向静坐一旁淡然面对自己和另外两人的祈,命令道,“祈,交给你了,把涯锁好别让他听见咱们的谈话,一个字也不行!!”
“……”祈看向涯,又看向真名,有些犹豫不决,“为什么要互相伤害呢……”
“唉唉,祈,这不是互相伤害啊,这是单方面的欺负人啊……”
“祈,交给你了,为了明天更可爱的集子!为了明天的早饭午饭和晚饭更加美味!”
“是的,真名长官。”祈立刻起立,以“我很严肃”的表情把涯推进房间。

“那么……,现在开始吧。”真名敲了敲集子的脑袋。
“唔……痛,不要这样啊真名……”

11
涯被关进小黑屋(并不)后感觉十分不舒服,即使是开了灯也是。

什么事情嘛,这么神秘,倒还不如一起来把集子变回“大和抚子”。
唉?这房间……好熟悉……

涯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祈推进了集子的房间里。

那么,这段时间我做什么好呢……
总不可能睡觉去吧。

集子一直有个疑问。
为什么自己总是比姐姐矮一点……所以姐姐压着自己十分地、容易?
“集子——”
“嗯……?”
“你是不是晚上被涯——了——得厌烦了?”
“真名,这么说不太好吧……”集子苦笑着拍了拍自家姐姐,“而且,没有啊感到涯很厌烦啊……”
“那为什么和涯拌嘴拌得这么激烈、我还以为你终于能和姐姐在一起了。”
“我怎么可能喜欢上姐姐嘛……”集子小声地叹气。
“唔……姐姐我会伤心的了……”
“那么为什么要把涯关起来啊,有什么话不能让他听到?”
“……”真名坐好在椅子上并沉默不语。
客厅里只剩下了电视节目的声音和祈端起和放下水杯的声音。
钟还在走,可是不能听见它“滴滴答答”的声响。
但能看见钟的秒针还在一格一格地前进,知道分针终于移动了一格。
“集子,你在试着改变吗?”
“只对涯改变,不、是只在涯在的时候改变,变成另一个人似的。”

tbc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