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桐之音

这里以后大概只放翻唱的歌了,各位要看文去找我小号:斐林试剂要xing配xing用
之前为了看文关注的朋友可以取关了( '▿ ' )

关于集子的二三事(四)

12
我自认为是个软弱的人。
不,应该说,我就是个软弱可欺的人,无论是在从前还是现在都没有改变过。
懦弱几乎成了我在一小群学生当中的名片,虽说在这个时代的高中里面校园欺凌事件已经很少发生了,但是像这个年纪的高中学生们心中虚荣感的增加成为了与吃饭睡觉同等重要的事件。
所以一旦出现了有碍颜面的事学生们绝对不会去做,而一旦发现有机会把别的学生踩下的事也会不顾一切去争取达成。
真是罪恶的思想。
于是发生了那种事。

一次因为要为春夏送去她上班忘记带的物品,于是早起为春夏送去。不巧物品上因标有GHQ字样被一位同样早起的学生发现误以为是偷拿了GHQ的东西被举报后连电车都没有坐到站就被人推下电车然后被已经准备好的GHQ队员抓获。
于是就坐上了去往GHQ专车为春夏送文件。
到头来自己早起给春夏送文件却迟到了,不过误会解除后春夏还是利用了自己在GHQ当中的人缘把我送去了学校。
那家伙就是嘘界。
并且春夏在一周后,也就是今天,要求嘘界往后每天都来接我回家,为的是防止再出现类似误会的发生。
这却让我十分苦恼,因为校园内产生了成堆的谣言。
说什么我被GHQ监视,防止再偷拿他们的文件;还有说我虽然拿了GHQ文件但由于家庭成员与GHQ的关系被放出来但被要求监控;更有甚者说我因为年龄问题虽然偷拿了GHQ的文件但是不能够入狱,于是派人监视我……
每次听见同学们这么说我都十分的难受,可是我没有勇气去反驳。
这就是所谓懦弱吧。
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同学愿意来了解我。
我也真是个不主动的人。

希望改变。

我和涯在去年承认了感情。
随着与涯的交往,看见平常不会对我露出微笑的涯会因为身为后辈的鸠和前辈凌濑谈得甚欢。
所以不免会思考——
我如果也有像凌濑或者鸠那样的性格,涯是不是会多关注我呢。
抱着这样的心态去尝试,就算失败也好。
即使是与涯吵架也好,比起缩在一旁默默地忍耐与听从别人这样好多了……
偶尔也要做一下不像自己的事情!
“我是个软弱的人。”
“所以我要试着去改变,至少要达到有人想要欺辱我也能有勇气反抗吧!”

13
“果然……我的妹妹是个笨蛋!”真名扶额道,“我不知道你刚刚沉思着什么你就告诉我你是不是尝试着改变自己就是了我还没问你原因呢!”
“我在回答原因就表明我承认了自己的改变,而且还有一件事我并不是只对涯改变,而是用与对待真名你的态度去对待涯。”
“所以说你就是只对涯改变而对我本来就是这样一副态度啊!”
“不,集子也变得与以前不同了。”祈突然说道,“集子变得、更加开朗了,至少比以前好那么一点,也是。”
“所以这是春夏给的福利?特殊关卡?”真名搬出了游戏用词。
“我只是认为,集子比之前快乐的话,身为朋友的我会为他感到高兴的。”祈微笑着说。
真名没有再说些什么,但是不久后她拍了拍桌子说道:“散会,话题到此结束吧。”说完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姐姐我去洗澡了~祈也一起不?”
“如果你希望的话。”
“啊,对了对了!”真名拍拍集子的肩,“小集子,告诉涯他今天不用睡客厅,睡回房间就是了。姐姐我和祈一起洗澡心情超级——好!”
“那么你们去洗吧,我刚看见你们又把客厅弄得一团糟。”

尽管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14
涯被放出来的时候接到了他不用睡客厅可以睡回房间的消息。
“真名她说她心情好,所以你不用睡客厅了。”自家集子这么说。
“这样啊……”

那我就放心了。

当然这句话是在心里默默说出来的要知道身为学生会会长可一定要把威严树立起来不然这学校里还有那个学生会遵守规则。
这便成了集子改变自己性格的原因之一。
但是性格的改变和纠正是件麻烦事,对于对集子了解不深入的真名和涯还得花上一段时间才可以把集子改回来吧。
但至少有祈也好,集子私下对祈的谈话和发泄使祈能很好地理解集子。
等祈和真名出来后,集子表示像与真名祈两人睡一张床于是晚上,涯一个人窝在集子的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看来涯还不具备吃掉集子的能力,至少也要把集子了解透测后才能触发。
关于集子的事了解不深入的涯终于决定在集子伪傲娇的性格几近形成之时要阻止傲娇化。
但今晚上得闻着集子的味道入睡……很难啊!

end
烂尾结局谁打我谁是我身下受_(:з」∠)_
有了开头却是个烂尾
我不会告诉你们有日后谈这种东西(๑•ี_เ•ี๑)
以上来自某吃面的卖萌黑叔_(:з」∠)_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