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桐之音

这里以后大概只放翻唱的歌了,各位要看文去找我小号:斐林试剂要xing配xing用
之前为了看文关注的朋友可以取关了( '▿ ' )

失忆症(简单明了一眼就懂)上

不知不觉有三十位小伙伴关注我了,能关注像我这样默默无名之人实在是感激不尽。
图片就不发了。打算发一篇贺文庆祝,放心,很慢地更,建议涯集的妹子们稍微等上一个月吧。
于是我先放出了这篇文的上半部分,笔文不好勿怪,否则吃黑叔小匕首谢谢。

以下设定:
1.原著背景
2.集忘记涯和真名的记忆有茎道修一郎协助
3.集本来的记忆因自己和茎道修一郎缘故遗忘,而高一似乎是由于第一次见到祈的影响被迫唤醒身体出现“故障”
4.集重忆时期默认已向学校请假
5.假设集同学高一时才认识egoist

正文:

集完成了一天的功课,便盯着眼前的时钟发呆。看着细长的指针隔一秒走动一格,而此时,指针似乎又往回偏了一瞬;集不认为自己的眼睛存在什么问题,但当他发现了这个现象后,分针已经默默地走了半个圈子了。而那个在三根指针中尤为肥胖矮小的家伙,也挪动了半步。

集这时才拿起了便捷式平板。

这次是一手摩挲这这个半个手掌都没有的小玩意儿,另一只手撑着下颚,双眼无神地盯着时钟。

直到手不小心按下了一个拇指大小的按钮。

“滴”的一声,蓝色透明的虚拟荧屏被投影出来。

集平时没有什么兴趣爱好,上网也只有了解一下时事,搜搜题目,还有就是下载某些比较中意的歌。
但其实集也并没有什么自己喜欢的歌手和歌曲类型。

当今流行曲太聒耳,古典音乐的所谓优雅实在难懂,像是情歌什么的,很遗憾,没有谈过恋爱的集在听的时候会不会摔电脑是个不确定值。

这能算上集在看见网站上特推内容时无视了一堆“egoist桑请嫁我!”以及“eoist已经承认与我在一起了!”等留言却没把它当成以上几种自己不喜欢的歌而点进去的原因。

二者毫无关联,构不成因果关系。

仅仅一时兴趣以及——

在看见封面人物时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画面——与封面上的少女有着相似的容貌。

但只有大概。

大脑内一瞬间莫名出现的画面如银针掉入湖泊,在平静的水面上激起了一阵涟漪。

却又很快消失。

集没有太过在意那位少女。[或许是仅有一面之缘的人吧。]集这么认为。

抱着看看的心情点击网页。

发布时间为一周前却已经达到接近十万的点击量……

究竟是什么……?

短短一周内能达到这样的点击量,却不是最新关于日本食品价格及启示录病毒新研究的新闻。

网页内是一个视频和已经999+的回复量。

[所以说,这是歌吗?还是某位刚出道的明星的视频?]集轻触了播放键后将平板放在特定的支架上,然后把下巴埋进环起的双手中。

从传出来的歌声较难判断到底是歌曲还是明星的mv。

但当集看见一位粉发的少女正在唱出歌曲的歌词时,集没有立刻判定它是一首歌的mv。

“真名姐……”嘴巴不由自主地吐出几个音节来。

[我见过她。]集把刚埋进的头抬起来,微微睁大了双眼,不久后不知从何而来的伤感占据了整个胸口,眼前变得模糊起来。

[莫名地让人想流泪。]耳朵有多少年未听见这熟悉的声音。

明明是长的差不多的一张脸,但是怎么也想不起“真名姐”的具体特征。

唯一记得的是:我害了她还有——

[——]

记不起来的人。

大脑的记忆中枢似乎被切去了有关——的记忆。

[——到底是谁?]

“不要想起来。”

某个声音如此说道。

然后像是一根三分之一小指粗的针从耳朵插入——

连叫喊声都发不出来。

连关闭平板电脑的时间都没有,不,准确来说是连爬上床的机会都没有。

身体僵硬地撞在地上。

黑暗的旅途。

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但是脑袋很沉,感觉像是有数千根针扎着自己的头皮。

感觉现在就是稍稍移动一下手指大脑都会叫喧起来。

现在还不算太晚,窗外的高楼上的玻璃窗还没有出现金黄色的光斑。

集现在才想起昨晚没有关闭的平板电脑,缓缓地撑起自己的身体,往书桌的方向走去。

缓慢的移动没有使大脑的疼痛变得剧烈。

慢慢挪到书桌时发现平板已经被关上。还被插上了数据线。

既然昨晚自己突然倒下,来不及关上平板电脑,并且没有半夜起来的记忆。

第一反应是家里来了贼,这贼也是强,能进这所公寓不说来了还帮集的平板插上数据线;然后集才想到是春夏可能回来了。

对于那个常常一两个月不回家的“妈妈”,或许当初只是为了自己不用去福利院生活或者领着政府救济金过日子罢了。

法律意义上的“监护人”,除了赚钱外几乎没怎么关心过自家“儿子”。

头还是好痛。

集右手按着额头走进客厅。

来了贼估计会是乱糟糟一团吧。尽管春夏回来也会是一个样。

然而家中的家具并没有东一件西一件,地上没有凌乱的衣服。

集一手扶着墙一手按着额头,把家里初略地检查一下,的确没有发现有什么财物不见了。

家里没遭贼,春夏没回来。

平板充了电,财物没被盗……

然后本来晚上是突然晕倒的,结果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大概是:文科生怎么也想不出个合适的理由来与是打算转理科了。

集看了一眼钟,时间还多的是,毕竟不是休息日,学校还是要去的。

不过准备的时间比较多罢了。

集这么想着,把紫菜从冰箱里拿出解冻,然后端出电饭锅,下了些米煮饭,期间又去了趟浴室洗漱。

出门前检查了一遍电源和要带的便当及昨晚要求完成的作业。刚要关上门,想起某个重要的东西没有带上,又迅速地走进房间把平板带上。


所以就算早点到学校还是不想听物理课。

集盯着空白的笔记本发呆,时而又望望窗外。

现代化的建筑物,现代化的校门,现代化的车辆在道路上行进,就连呼吸的空气都带有“现代化”。

老实说科技进步的确是好事,但现在的这种生活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重要的笔记本缺了最重要的一页。

“叮——”下课铃已经响起,“那好吧,那道题我们放到下节课再解析,同学们,下课。”

班上的同学齐刷刷地起立。

“刷——”趁着这阵声音,集顺手把一页白纸撕下。纸上都是些看不懂的数字。

集认为那是自己无聊随手写下的物理课的笔记。只有数字没有一些文字做解释也是没用,对吧?

一位位学生从身旁经过,其中有一位似乎是不小心撞到了集。

本来攥在手里的纸掉在地上。

“啊、抱歉樱满同学。”

“没事……”

集正想要弯下腰捡起的时候——

映入眼帘的是一串英文:Lost Chrismas

“……真名姐、涯……”

就在说出这两个记忆中本无任何印象的名字的瞬间,昨晚可怕的经历,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这次是有数量相当的针似乎再用力地刺向头皮,然后深入大脑一般。

脊髓的控制权似乎失去了。

心脏骤停、呼吸也跟着停止。

身后被人用力地按倒在地。

集突然倒下时吓到了刚刚不小心撞到他的那位同学。

“抱、抱、抱抱抱抱抱歉——!请问你怎么了?!”他立刻蹲下身子,拍了拍集。

“老、老师!”那位同学突然叫起来,被同学们包围着的中年男子抬起头,眼里带有一丝怒意,围在他身旁的学生们也同样。

“樱满同学他——”

“集!”校条祭赶忙跑向集的座位,它的下方是趴在地上不省人事的集。

tbc.

由于集哥不是黑叔常见的女体化了就打上了个bl,稍稍提示一下涯在此上篇有出现。

评论(4)

热度(25)